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档
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 “围剿”的总结决议6
2020/9/23

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  “围剿”的总结决议6

(一九三五年一月八日政治局会议通过)

    (十)利用反革命内部的每一冲突,从积极方面扩大他们的内部的裂痕,使我们利于转人反攻与进攻,是我们粉碎敌人“围剿”的重要战略之一。福建十九路军事变是粉碎敌人五次“围剿”的重要关键,党中央当时采取了利用国民党内部这一矛盾的正确的政治路线,同十九路军订立了停战协定,来推动一卜九路军去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与蒋介石。然而当时的X X同志等却在左的空谈之下,在战略上采取了相反的方针,根本不了解在政治上军事上同时利用十九路军事变是粉碎五次“围剿”的重要关键之一。相反的以为红军继续在东线行动打击进攻十九路军的蒋介石部队的侧后方是等于帮助了十九路军,因此把红军主力西调劳而无功的去攻击永丰地域的堡垒。失去了这一宝贵的机会,根本不了解十九路军人民政府当时的存在对于我们是有利益的,在军事上突击蒋介石的侧后方以直接配合十九路军的行动,这正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为了粉碎五次“围剿”。这并不是因为十九路军是革命的军队,相反的这不过是反革命内部的一个派别,这个派别企图用更多的欺骗与武断宣传甚至社会主义之类的名词来维持整个地主资产阶级的统治,只有我们在实际行动中表现给在十九路军欺骗下的工农士兵群众看,我们帮助任何派别反日反蒋的斗争,我们才能更容易揭破十九路军军阀的欺骗,在共同反日反蒋的战争中,争取他们到我们方面来。只有我们军事上采取与十九路军直接配合的方针,才能使我们在当时这一重要关键上不失去消灭蒋介石主力的机会,这种有利条件,是过去历次战斗中所没有的。然而在我们军事上没有去利用,这对于单纯防御路线的领导者原是不足为怪的,因为他们的目的,原来不过为了抵御敌人的前进,至于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与冲突使自己转人反攻与进攻,在他们看来是冒险的行动。

    (十一)在毕峥梦孪争容行容甲的问题上,同样是犯了原则上的错误。首先应该说的:当我们看在中央苏区继续在内线作战取得决定的胜利已经极少可能以至最后完全没有可能 (一九三四年五月至七月间,即广昌战役以后),我们应毫不迟疑的转变我们的战略方针,实行战略上的退却,以保持我们的主力红军的有生力量,在广大无堡垒地区,寻求有利时机,转人反攻,粉碎“围剿”,创造新苏区,以保卫老苏区。国际六月二十五日来电曾经这样的指出:“动员新的武装力量,这在中区并未枯竭,红军各部队的抵抗力及后方环境等,亦未足使我们惊慌失措。甚至说到对苏区主力红军退出的事情,这唯一的只是为了保存活的力量,以免遭受敌人可能的打击。在讨论国际十三次全会和五中全会的议案时,关于斗争的前途及目前国际的情形以及红军灵活的策略,首先是趋于保
存活的力量及在新的条件下来巩固和扩大自己,以待机进行广大的进攻,以反对帝国主义、国民党”。在这个重要关节上,我们的战略方针显然也是错误的。在“五、六、七三个月战略计划”上,根本没有提出这一问题。在“八、九、十三个月战略计划”上虽是提出了这一问题,而且开始了退出苏区的直接准备,然而新的计划的基本原则依然同当时应取的战略方针相反,“用一切力量继续捍卫苏区来求得战役上大的胜利”,  “发展游击战争,加强补助方向的活动,来求得战略上情况的变更”,这些依然是新计划基本原则的第一部第二条。关于有生力量的保持问题,完全忽视。而这正是决定退出苏区的战略方针的基础。这一战役时机上的错误,再加上阵地战的发扬,给了红军以很大的损害。这种一方面预备突围,一方面又“用一切力量继续捍卫中区”的矛盾态度,正是单纯防御路线的领导者到了转变关头必然的惊慌失措的表现。

    其次,更加重要的,就是我们突围的行动,在华夫同志的心目中,基本上不是坚决的与战斗的,而是一种惊慌失措的逃跑的以及搬家式的行动。正因为如此,所以这种巨大的转变不但没有依照国际指示,在干部中与红色指战员中进行解释的工作。而且甚至在政治局的会议上也没有提出讨论。把数百万人的群众行动的政治目标,认为不是重要的问题。在主力红军方面,从苏区转移到白区去,从阵地战场转移到运动战场去,不给以必要的休养兵力与整顿训练,而只是仓碎的出动。关于为什么退出中央苏区?当前任务怎样?到何处去?等基本的任务与方向问题,始终密而不宣。因此在军事上,特别在政治上,不能提高红军战士的热情与积极性,这不能不是严重错误。庞大的军委纵队及各军团后方部的组织,使行军作战受到极大的困难,使所有的战斗部队,都成了掩护队,使行动迟缓,失去到达原定地区的先机。这是根本忘记了红军的战略转变将遇到敌人严重的反对,忘记了红军在长途运动中,将要同所有追堵截击的敌人作许多艰苦的决斗,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所有这些军事上政治上组织上的错误,特别战略方针不放在争取于必要与有利时机同敌人决战的原则上,就使得自己差不多经常处于被动地位,经常遭受敌人打击,而不能有力的打击敌人。就使得三个月的突围战役,差不多处处成为掩护战,而没有主动的放手的攻击战。就使得口头上虽经常说“备战”,而实际上除掩护战而外,却经常是“避战”。就使得红军士气不能发扬,过分疲劳,得不到片刻的休息,因而减员到空前的程度。就使得“反攻”的正确口号在实际上变成了X X同志等的避战主义的掩盖物,而不准备于必要时与有利时机争取真正反攻的胜利。就使得以红军战略转变,迫使敌人转变其进攻中央苏区的整个计划,以保卫中央苏区,以粉碎五次“围剿”,以建立湖南的根据地,乃至高度保持红军有生力量的基本任务,都不能完成。所有这些,都是基本的战略方针采取了避战主义的必然结
果。这种战略避战主义是从一种错误观点出发,即是说红军一定要达到了指定地区(湘西),放下了行李,然后才举行反攻消灭敌人,否则是不可能的。对追击敌人(如周、薛两纵队),就在他们分离时与疲弊时也是不敢作战的。而这种错误观点的来源,则在于不明了当前的环境是不允许我们这样简单地轻巧地径情直遂地干的,在于对追击敌人的力量的过分佑计。殊不知这种简单的轻巧的与径直的干法,在短短的环境不严重的与小部队的行动,或者是可能的,而在数千里的五次“围剿”环境中的主力红军的巨大战略的转移则是不可能的。对不必要的与敌人无隙可乘的那种战斗,是应避免的,而对于必要的与敌人有隙可乘的战斗,则是不应该避免的。此次突围行动,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其主要原因正在这里。这一原则上的错误,一直发展到突围战役的最后阶段,当红军到了湘黔边境,在当时不利于我的情况下,却还是机械的要向二六军团地区前进,而不知按照己经变化的情况来改变自己的行动与方针。红军到了乌江地域,又不知按照新的情况的变化,提出在川黔边转入反攻消灭蒋介石追击部队的任务,而只是看见消灭小部黔敌以及消灭所谓土匪的任务。虽则最后两次错误因政治局大多数同志坚决的反对而纠正了,而在华夫同志等则适足表现其战略上一贯的机会主义的倾向。

    单纯防御路线发展的前途:或者是不顾一切的拚命主义,或者是逃跑主义,此外决不能有别的东西。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骑田岭上瞻中原—一忆湘南暴..
· 骑田岭上瞻中原—一忆湘南暴..
· “关键一票”的由来——王稼..
· “关键一票”的由来1
· 现在游击队要解答的问题①
· 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 “..
· 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 “..
· 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 “..
· 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 “..
· 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 “..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  Copyright© 1999-2020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