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档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题2
2019/9/27

 第二缺点,决心下后,在对时间的计算是极不精确的,如五都寨之役,军委九日十二时电要一军团九日二十四时到达肖家沟、里州,我们九日十二时部队尚在洽村、黄沙之线,下午接电后就出发,但走到十号七时部队尚在宝石寺前之线,军委十四日三时电要一军团六时前经过村头、宝石到达兆溪堡,其时一军团尚在高石、上石、里州、早洗马桥一带,接电时已六时半了。高石距军委指定地点尚有三十五里,该日我们十二时才到兆溪堡附近,象这样的事实多得很,这里用不着多举了。因为时间计算的错误,当然就发生动作上不能协同,如军委九号十四时半电规定一、三军团十号拂晓攻击五都寨,结果一军团天亮才到山脚,三军团则更迟,一军团打了三四点钟还不见三军团,三军团其实尚在木泥坑附近运动中。


第三、军委对各部队任务的规定及执行的手段过于琐细,使下级无机动的余地。军委凭极不可靠的地图去规定部队位置,现在我们的地图不仅有很多地方未经过测绘,就是五万分之一图也有很多地方错得一塌糊涂,特别是偏僻的地域或大山中更错得厉害,因为那些画图的家伙是很马虎的,他遇着那种地方大概仅仅调查一下并未实地测绘。以军委现有的地图指挥战略的部署则勉强够用,如象过去和现在一直干涉到很多小的战术部署,则是无论如何不适用的。在敌情方面军委所知的只是敌人大的部署,其小的部署、临时的变动和动作,也是军委所不能知道的,还有其他许多主客观的条件都需要部队指挥员根据军委的基本意旨和总的部署机断专行,军委只应在战术原则上及动作上提出些必要的供指挥员参考的意见,军委应集中自己的精力去不断地判断情况,抓紧每一情况变动的每一个时机予以周到的思虑和迅速的决断去定下当时的决心,这个决心或者是继续执行原定的计划或者需要立即敏捷变动原计划,或者定下预备的决心和进行预先的准备。

第四、军委对于战术原则还未能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运用,未充分分析当时的情况和当地的地形特点,而总是一套老办法,到处一样的照摆。有些时候在时间上来不及和地形上为大山所阻,不能以主力迂回也用迂回,如三溪、三坑之役,本来应当以主力乘敌十四、六十七师到的次晨实行中央突破,以一部箝制枫林圩之敌,以一部轻装急进去绕到三溪西北,我军主力将三坑之敌突破,向三溪东北猛进,以截断三溪敌归路而消灭之,是可取得胜利的。又如有些时候,事实上不可能行短促的突击,但军委也要行此种突击,敌人如知我军主力在其附近,它的前进是不敢脱离它后面堡垒的火力掩护的,我军突击它时,它以强烈的火力压迫我军,如势不利时又退入堡垒,它见我军尾进到它堡垒附近时,或乘我有伤亡、队形混乱时,反向我来个短促的反突击,我们就要吃不少的亏。因为敌人在战略上虽是进攻,而在战术上属于攻势防御或为固守防御。防御主要靠火力、有利地形、反突击,而他的编制是不适合这个要求而多加火器,每连有多至六挺轻机枪,至少有一挺,我们在敌机枪下除非不接近,一接近一冲就是伤亡一大堆。因此如敌人出来不远,我军行短促反突击,往往收不到好的效果,不易消灭敌人,反而受些伤亡和消耗弹药(但过去短促反突击收效小而消耗不小的原因也还因为我军自己担任正面与迂回包围配合不好,不善利用地形,不善用疏散队形……等,亦是重要原因,这些原因是要克服的)。军委常喜用诱敌出击的战法,如打资溪桥之役,如打坪上圩、乾昌桥之役,如下罗泊港之役等,但敌人因屡次经惨败在我主力与之对峙而以一部佯攻它的时候,它偏不出来,即使出来也不脱其堡垒的机枪火力的掩护,所以这种战法没有一次收效,失掉了敌到后的第一、二天可打敌的机会,如下罗泊港之役,我们到中和圩后曾电军委敌人工事不坚,但军委接连几日命令部队早出晚归地摆在敌阵面前眼睛鼓着看人做工事,一天到晚都热望着敌人出来送给我们消灭,但敌人丝毫也不理我们,结果我们成了守株待兔。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 对红四方面军粉碎第四次“围..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