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档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题1
2019/9/26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题


(一九三四年四月三日)

一、关于敌人在五次反“围剿”中所用的战略战术,是非常值得我们研究的问题,过去有很多同志曾研究了这个问题,有些文件也曾发表过这个问题,但有些同志对这个问题的观察还有些不充分不确实的地方,我觉得如果我们对这个问题没有正确的和充分的了解,那我们便不能很正确地决定我们所应采取的战略战术去战胜敌人,有些负责同志把敌人在五次“围剿”中的堡垒政策看成了很机械的,以为敌人是在任何条件下都是三四百米一进、三五里一推的步步为营,这种观察是显然没有看到敌人在政治上财政上的困难,不允许它完全采用这种方法。敌人每推进一步,须做一步的堡垒,但每期堡垒至少需四日才能完成,它如完全用这个方法前进,它将要耗费若干年月的时间,若干数量的兵力,若干巨大的经费才能把我们苏区蚕食尽呢?同时我们的苏区虽一区域被其侵占而缩小了,而在其他地方我们的苏区仍可继续发展着。在事实上,敌人在过去、在现在,也没有完全采用三四百米一推的方法。敌人的前进方法主要是随着它当时对于我军主力行踪的了解,随着居民对它的态度(在白区进得快些,在边区进得慢些,在苏区进得更慢),随着它战略上的部署(在辅助突击方面与主要突击方面是各不相同的),其次某些地形条件也有很大的关系(如通过数十里无居民地区或过大山……)等等条件而变动它的前进方法,如果它当时知道我主力在甲地时则在乙地的纵队(三、四个师编成的集团兵力和集团行动)乘机向我无兵力或兵力薄弱的区域急进,这种急进多半一天走五六十里,走一天或接连走两三天,如三军团在沙县时,敌进樟横村、丘家隘的行动,如汤纵队进占将、泰的行动等,象这种行动显然不是用的步步为营的进法,而是一种急进。敌在急进中它还积极地用袭击的动作(如分几路走小路)来打击我们的作战部队或地方武装(如敌进樟横村)。在上述这种敌人若一旦遇着我主力则立即采取三四百米一进、三五里一推的缓进法或完全暂时不进而加紧筑堡,以吸引我军于其附近,而便于在别
方面的纵队急进、跃进或转移该纵队的前进方向(如陈敌进攻樟横村、丘家隘知一军团赶到了溪口、茶庵后,遂在樟村方面取守势而移其兵力向西城桥、坪上圩前进的行动和罗敌进荷田冈至杨林渡之线后遇我一、三军团赶到中和圩、沙州,它于完成碉堡后转向西进,进占三溪、三坑)。如敌在当时对我行踪不明时它多半是采取中速行程(半天行程约二十至三十里)的跃进行动,但也有时暂时不动而加紧其侦察工作(如我一、三军团在董家店、将军坳、南村、水南荫蔽集结时敌之飞机在苏区到处侦察,其别动队在新丰市一带活动)。由以上所说的看来敌人前进方法主要是根据它当时对我军主力行踪的了解而定,如知我主力不在某地而某地又为其作战目标则它采取急进的方法,如某地之敌已知我军主力在攻击它或在其附近时则它采取缓进法,如敌当时对我主力军行路不明时则多半采取跃进法。

敌人进攻中区在战略的部署上,是以其主力编成数个纵队,自我中区东北线上向着广昌、建宁、宁化、长胜、石城、瑞金等处行最主要的突击,而另在藤田、沙溪以南行辅助的突击(在中区之东南亦可能布置一路辅助突击部队),其在孤军独战的辅助突击方面的部队,前进方法则是采取缓进和跃进,而极少敢于采取急进,但有某些同志单把吴纵队在荇沙一带所采取的缓进动作去说明判断和肯定敌人在五次“围剿”中,其在任何地域任何条件都会采取这种行动方法,这是不对的。在采取急进或跃进的敌人一遇到我主力红军赶到时,便立即停止前进而采取防御和进行筑堡,首先完成它所在地的堡垒并将别方面的纵队调来增援,其增援时多半是沿着已有的堡垒线前进,走到无堡垒与其所欲增援的友军之间,其时如知我军仍在攻击被增援之部队,则协同所俗增援的友军。首先均以逐步推移的方法完成两军间联络,待联络堡垒完成后,增援军队靠紧了,然后增援部队依托堡垒在飞机、炮火掩护之下行短距离的出击,以打击和驱逐我军,如它兵力特别雄厚时,地形条件也许可时,也有可能采取小规模的包围,甚至采取迂回我军,以求夹击我军。在我主力军近距离(约十里以内的对峙)监视下的敌人,它是慎重和狡猾的,每次前进只派少数兵力,每逢多没有出其后面堡垒机枪火力射界之外三五百米或六七百米即停止,做堡垒,在其初到尚未做成相当的堡垒,如遇我军突击它,它即不战而退回阵地;如它做有相当工事虽未成,我军如突击它,它是不退的,极力抵抗,待我军确已用了不力力量攻击时,它方退回后面堡垒。我已展开进入战斗的部队,此时往往如脱缰的马儿很不容易收回来,多半尾追到它堡垒面前(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应尾追的,只有敌主力在其堡垒外被我们消灭或击溃时方可乘胜追击,和相机夺取堡垒)。此时敌如见我队势不整有些伤亡处于进退两难时,它又行短距离的局部的反冲锋,以打击我军,消耗我军有生力量和驱逐我军,如我军在敌阵地前占了很高的山头,敌即于上午开始接近布置其攻击(如筑立脚的工事,和侦察,以飞机、炮火轰炸我阵地……等)一到黄昏前的一两点钟的时候,它即以猛烈的炮火及飞机轰炸,配合步兵猛攻我阵地,一待阵地夺取,它即迅速去巩固阵地和恢复秩序,此时多半天色快黄昏了,此时我军如反攻,则天已黑而感动作之不便,敌则乘机筑堡,我军如熟练夜战是不怕它这一着的,我们是应提高夜间战术来战胜它这个手段。

二、军委对作战的指挥,我们感觉有不少的缺点,而最严重的是决心迟缓,以致失了不少的可以取得胜利的机会。我们有很高妙的侦察技术,对于敌人之企图与动作经常是明了的,但我们总没有在一得到敌确实的企图与动作的消息后,加以判断而立即定出我们的决心和动作来,譬如五都寨战役后,十四号晨四时及以前即知汤纵队要进太宁,那时军委却不下决心东移,反硬要我们部队放在朱坊附近,放在敌人监视下不前不退,等军委十七日下午定下来东移消灭汤敌的决心后,部队移动到建宁时太宁便已失守了。又如一、三军团在董家店、将军坳、南村隐蔽集结时,军委已在三日一时以前即得知罗纵队二日要到下罗泊港筑堡垒,但迟到三月三日十四时才下令要一、三军团出动到中和圩、丹阳一带。又如军委得知罗纵队要进占三溪、三坑时,虽然命令了一、三军团出动,但军委却没有在开始即定下决心迅速消灭该敌,这表现在军委以三军团绕道广昌的处置上,表现六日十九时半要一军团在甘竹地域作渡河准备,八日九时电令一、三军团洽村绕山一喧集结。军委在电令的字句上及部署上都没有表现有立即消灭该敌的决心,似乎要待敌到三溪、三坑以后再待其向广昌前进时才打它的样子。这次行动若在一得情况之后(若能先判断敌将取三坑、三溪而预先出动则更好),立即定下在三溪、三坑消灭该敌的决心,根据此决心而以一、三军团绕自甘竹附近突破敌人,并迅速向三溪东北包围或迂回,将三溪之敌归路切断,同时力求以一部兵力取捷道包到三溪西北、五都寨一带,则在三坑、三溪之敌,我们是能够消灭它的,因为敌人头天下午到,我们次晨即打,敌的工事是完全未做好的,同时敌十四师及六十七师共六个团的兵力守着数十里宽的地域是处处薄弱极易突破的;对枫林圩之敌以九军团箝制那是完全够了的。以上这些例子都是就近四十天左右的事实,以前的同样的事实还未举上来,单就以上事实已可充分说明军委决心的迟缓而失时机。如果决心迅速,则我们对这几次前进不仅能与它同时到,并且可能先敌到达至迟也能在敌到达之次日赶到。军委在下决心的时候,不应等待具体情况全部了解或者等待敌人企图部署完全就绪而后定下决心,应依据当时形势判断敌将取何种动作而定下自已的决心或预定的决心,则这种决心当然能使我们的动作占先制之利,军委定决心如不自作判断,而完全依赖巧妙的侦察技术待确知敌的决心及动作时,而定自已的决心已是稍迟了一点,如已得确实敌情而还不下决心则更是迟了――决心迟缓,这是军委最大的缺点。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 对红四方面军粉碎第四次“围..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