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苦难辉煌
林彪為何沒有掛帥出征韓戰(之一)
2015/11/30

 林彪為何沒有掛帥出征韓戰(之一)

——林彪的身體在韓戰爆發後真的很糟嗎?

蔣健 

核心提示:林彪未能在韓戰中掛帥出征,這是若干年以來人們津津樂道的一個話題。林彪到底是畏敵如虎、怯戰怕死,還是身體有病,抑或是別的什麼原因?本文將以抽絲剝繭的方式為讀者揭開這層層的面紗
正文:
近日,中共中央黨校王海光教授發文稱:“關於‘史實重建’的問題,現在的‘文革’研究,不論是高層、還是底層,都有許多需要‘史實重建’的事情。對……署名‘千秋’的網絡文章《傾聽歷史的聲音——評林彪事件》,我並不以為然。……從‘史實重建’的學術要求來看,‘千秋’這篇文章滿目瘡痍。比如關於出兵朝鮮的問題,中央高層的決策過程非常複雜,包括毛澤東在內,都是猶豫再三,前後多有反覆。直到決定出兵的前一天,毛澤東還給斯大林打電報,表示中國不出兵。林彪也是這樣的情況。但在中共中央決定出兵後,即派周恩來和林彪為代表到蘇聯與蘇方洽談有關作戰的具體事宜。這說明林彪與中央態度是一致的。至於說林彪反對出兵朝鮮的罪名,這是‘文革’中批判林彪的政治需要。關於林彪對出兵的態度,襄贊赴朝軍務的情況,著名學者沈志華已有文章說明,前後過程講得很清楚。‘千秋’直到現在仍然還拿‘文革’中的批林材料做翻案文章,這是很不著調的。說明作者還沒有走出‘文革’。”(注1)

林彪內戰末期就已病倒
因為感到王海光的上述說法並不完全符合史實,所以筆者特意去查了“千秋”的文章《傾聽歷史的聲音——評林彪事件》,其中被王海光點評的段落如下:
“一提到抗美援朝歷史,許多國人對林彪的印象就是怯戰怕死。有什麼根據呢?都來自中共的教科書。一是林彪反對參戰,二是林彪稱病不接帥印,還在此基礎上衍生出種種繪聲繪色的故事。而從現在中共披露出來的史實來看,當時中共高層的絕大多數都不主張捲入韓戰,本來在這樣的重大問題上,決策前支持和反對的意見激烈是非常正常的事,不表態或含糊其詞的人才不正常。何況林彪的意見,在今
天看來也沒錯。中共的史書,長期以來,絕口不提其他人反戰,而只突出林彪,又將林彪的反戰,歸結為他怕美國(實際上當年林彪反戰的主要理由,同其他人一樣,是認為不符中國利益),這就不正常了。按中國人的傳統簡單思維,不管三七二十一,主戰的是民族英雄,不主戰則是漢奸賣國賊,林彪的形象可想而知了。至於林彪不接帥印,能有什麼奇怪的呢?林彪在韓戰前韓戰後都一直在養病,內戰末期他就已病倒,不是中央決定出兵才稱病的,建國後他已完全脫離了軍隊指揮。這樣的身心狀況,能不能迅速投入一場突如其來而又陌生的大戰?林彪於國於己,都要考慮這個問題,中央本就不應該派他出馬。當時中共軍中不是沒人,林彪也不是假病,為什麼就不能推辭?同樣稱病的粟裕,韓戰爆發前倒是一直積極準備對台渡海作戰的部署,
他也不上朝鮮戰場,可從沒有哪一本史書斗膽質疑過他的病,這公平嗎?”(注2)
筆者感覺,除了“建國後他已完全脫離了軍隊指揮”這句話不符合史實外,“千秋”的史評並無過分之處,反倒是王海光對他的指責很不著調。“文革”後的官方史書是怎樣描述決策出兵朝鮮時的林彪的?
事實勝於雄辯,我們不妨看看“文革”結束後的中共史書是怎樣描述當時的林彪
1980 年代初出版的《聶榮臻回憶錄》是這樣描述的:“毛澤東同志原先決定讓林彪去朝鮮指揮志願軍,可他害怕,託詞有病,硬是不肯去。”“奇怪得很,過去我們在一起共事,還沒有看到他怕死到這個程度。”(注3)
在《聶榮臻回憶錄》出版後的很長歲月裡,官方史書和文章談到這個話題時基本上都是這個腔調,比如《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戰史》(注4)就直接採信了聶榮臻的說法,有的研究者雖然用語委婉,但也說:10 月2 日,在毛澤東的主持下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筆者注:應為書記處會議)。會上常委們對出兵援朝問題出現了意見分歧。毛澤東認為出兵援朝已是萬分火急,並在會前考慮由林彪率軍入朝。林彪認為國內戰爭剛剛結束,各方面都未就緒。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工業國,軍隊裝備高度現代化,1 個軍就有各種火炮1500門,而我們1 個軍只有36 門。美軍有強大的空軍和海軍艦艇,我們海、空軍才剛剛開始組建。我軍入朝作戰既無空軍掩護,又無海軍支援。在敵我裝備極為懸殊的情況下,如若貿然出兵,必然引火燒身,其後果不堪設想。林彪從心眼裡反對出兵朝鮮,他以生病為由,婉言拒絕了毛澤東的重托。因此,當會議討論到援朝志願軍的司令員人選時,毛澤東說:“既然林彪說他有病不能去,我的意見還是彭老總最合適了。”他的話音剛落,朱德早已憋不住了,脫口而出:“對!還是老彭靠得住噢!”於是,常委作出了一致同意彭德懷出任志願軍司令員的重要決定。(注5)

還沒有走出“文革”


這種狀況直到2000 年軍事科學出版社出版的《抗美援朝戰爭史》才有所改變,該書一改過去林彪反對出兵並裝病的說法,明確指出: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考慮志願軍掛帥人選時,因為“林彪和粟裕均有病在身,不能掛帥出征”(注6),所以才改為彭德懷出馬。那麼,“林彪託病推辭”之類的說法是否從此絕跡了呢?顯然不是!比如,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寫的《毛澤東傳》仍舊寫道:“10 月2 日下午,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討論朝鮮半島局勢和中國出兵問題。毛澤東認為出兵朝鮮已是萬分火急,原擬派林彪率兵入朝,林彪託病推辭,毛澤東便決定派彭德懷掛帥出戰。”(注7)又比如,著名軍方史學家徐焰的著作《毛澤東與抗美援朝戰爭》是這樣寫的:“當時中央領導人普遍感到,解放戰爭期間林彪長期在東北指揮作戰,已加入東北邊防軍的4 個軍都是四野的部隊,朝鮮的地理條件又與東北近似,讓他出征掛帥比較合適。然而林彪不主張出兵朝鮮,又聲稱有病,到朝鮮住陰暗的山洞掩蔽所受不了。1949 年秋四野部隊南下中南地區時,他確實生病躺倒,以後一直不能正常工作,這時又要求去蘇聯醫治。當時代理總參謀長的聶榮臻,從紅軍時代起就在林彪身邊任政委,抗戰初期又一起共事,此時也感到奇怪,說與他共事這麼多年,從來沒見林彪這麼怕死過。後人如嚴格講來,這其實正是奪取全國勝利後一種貪圖享受和思想墮落的表現。林彪以身體不好為由,不願接受指揮入朝部隊的任務,毛澤東隨之就考慮到擔任西北局第一書記、西北軍區司令員的彭德懷。”(注8)
上述兩篇材料都出現在2003 年,也就是“文革”結束的二十多年後,而“千秋”先生的文章則發表於2005 年,由此可見,王海光關於“‘千秋’直到現在仍然還拿‘文革’中的批林材料做翻案文章”、“說明作者還沒有走出‘文革’”的評論是多麼的不靠譜!
至於王海光推崇的沈志華的相關文章(注9)發表於2012年,也就是“千秋”文章發表的七年後,即使如王海光講的那樣,沈文把“前後過程講的很清楚”,“千秋”先生在寫作時怎麼可能讀到呢?何況,沈志華先生也認為“毛澤東本來想請林彪掛帥出征,但林彪反對出兵,故稱病不出,後中央決定改派彭德懷帶兵赴朝作戰”是“中國學界和社會長期以來流傳著(的)一個說法”(注10),比如為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60 週年而出版的《解讀抗美援朝戰爭》依然說“林彪以身體不好為由不肯受命,拒絕掛帥”(注11),實際上,即便是沈志華本人的著作中也曾經有“毛澤東認為出兵援朝已是萬分火急,擬派林彪率軍入朝。但是林彪不贊成出兵,稱病推辭”
(注12)的描述呢。
周恩來認為不出兵較好
周恩來和林彪去蘇聯時中__共中央真的決定出兵了嗎?
王海光先生說:“在中共中央決定出兵後,即派周恩來和林彪為代表到蘇聯與蘇方洽談有關作戰的具體事宜。這說明林彪與中央態度是一致的。”問題是,周恩來和林彪去蘇聯時,中共中央真的決定馬上出兵了嗎?至少斯大林不認為中共中央已經決定出兵,這從10 月8 日他給金日成的電報(注13)可以看出這一點。斯大林的這封電報把他與毛澤東的互動交代得很清楚,故摘錄於下:
10 月1 日我致電毛澤東,問他能否立刻派出哪怕是五六個中國師去朝鮮,以便朝鮮同志能在這些師掩護下建立預備隊。毛澤東拒絕了,推說他不想把蘇聯拖進戰爭,中國軍隊技術裝備差,戰爭會在中國引起很大不滿等。我以下面這封信回覆他:
“我向您提出派五六個師志願軍的問題,是因為我清楚地了解中國領導同志曾多次聲明,如果敵人越過三八線,就準備派幾個軍去援助朝鮮同志。因此,我理解中國同志之所以準備派兵去朝鮮,是為了防止朝鮮變為美國和未來軍國主義日本反對中國的軍事基地,這與中國是利害攸關的。我向您提出向朝鮮派兵問題,而且至少而不是最多派五六個師,是出於以下幾點對國際形勢的考慮:
1、如朝鮮戰事表明的那樣,美國目前還沒有為發動一場大規模戰爭做好準備;
2、日本因其軍國主義勢力尚未復元,沒有能力給美國以軍事援助;
3、有鑒於此,美國將被迫在朝鮮問題上向有蘇聯盟國為其後盾的中國做出讓步,將不得不接受就朝鮮問題進行調停的條件,這些條件將有利於朝鮮而使敵人無法將朝鮮變為它的軍事基地;
4、基於以上同樣的原因,美國最後將不僅被迫放棄台灣,而且還將拒絕與日本反動派單獨締結和約,放棄復活日本軍國主義的活動及使日本成為他們在遠東的跳板的計劃。由此我考慮到,如果中國只是消極地等待,而不是進行一場認真的較量,再一次使人信服地顯示出自己的力量,那麼中國就得不到這些讓步。中國不僅得不到所有這些讓步,甚至連台灣也得不到,美國人將會把持台灣,把它當作基地。
美國這樣做,不是為了已沒有取勝希望的蔣介石,而是為了他自己或者是為了未來的軍國主義日本。
當然,我也考慮過,美國儘管沒有做好大戰的準備,仍可能為了面子而被拖入大戰,這樣一來,自然中國將被拖入戰爭,蘇聯也將同時被拖入戰爭,因為它同中國簽有互助條約。這需要害怕嗎?我認為不需要,因為我們在一起將比美國和英國更有力量,德國現在不能給美國任何幫助,而歐洲其他資本主義國家更不成為重要的軍事力量。如果戰爭不可避免,那麼讓它現在就打,而不要過幾年以後,到那時日本軍國主義將復活起來並成為美國的盟國,而在李承晚控制整個朝鮮的情況下,美國和日本將會在大陸有一個現成的橋頭堡。以上就是我向您提出至少派五六個師時所依據的國際形勢及前景的考慮。”10 月7 日我收到了毛澤東的覆信,他表示贊同我信中的基本論點,說他將派出的不是六個而是九個師,但不是現在而是過一些時候再派;他要求我接見他的代表而且同他們詳細商談。我當然同意接待並同他們討論給朝鮮軍事援助的詳細計劃。……關於同中國同志談判的進一步情況,下次再通報。
斯大林電報中提到的毛澤東的代表,就是毛澤東在10 月2 日和10 月7 日給斯大林的電報中兩次提及的周恩來和林彪。(注14)
關於周恩來、林彪10 月11日同斯大林的會談,同行的中方翻譯師哲回憶說:在斯大林簡單介紹朝鮮戰局之後,“恩來開門見山地講: 中國對一般情況是了解的。特別是考慮和研究了國內實際情況及主觀因素,認為以不出兵為宜。原因是中國由於長期戰爭,連年遭受到極其嚴重的破壞,許多有關國計民生的問題沒有解決。如果現在又捲入戰爭,不僅人民的困苦生活無法改善,而且國家的經濟恢復工作也無從談起。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擔負戰爭消耗的重擔,實在困難。況且軍隊的武器裝備和接濟,無不困難重重。戰爭不是兒戲,陷入這個漩渦,多年擺不脫身,如何收場?!並且這場戰爭如果僵持不下,還可能牽涉到各兄弟國家。因而認為不出兵較好。”(注15)

林彪建議游擊戰
顯然,周恩來這裡說的不僅是他個人的意見,而是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的意見。看過毛澤東2 日和7 日電報的斯大林當然明白這一點,甚至預想到周恩來會這麼表態,所以他“聽了以後,說: 按目前情況,美軍已越過三八線,進入朝鮮北部。朝鮮如果沒有後援,至
多維持一個禮拜的時間。在這種情況下,與其進行無望的抵抗,最終會被敵人消滅掉,就不如早點主動撤退,以保持所剩的有生力量,以待他日,或許還有東山再起的希望。我們必須把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都設想一下,作出全面的估價,制訂出具體的措施和對策。”“如果
朝鮮同志支持不下去,眼看著他們白白犧牲,那就不如馬上告訴他們作有組織、有計劃的撤退,並答應他們把主要力量、武器、物資和工作人員撤到中國東北,而把老弱殘廢、傷病員大部分撤到蘇聯境內。之所以要把有生力量撤到東北,是為了以後便於重新進入朝鮮。從
中國東北要比從蘇聯進入朝鮮容易得多。總之,我們兩家都得承擔起這個重擔。建議把我們商談的這個情況,即撤退的意見,立刻電告金日成,不能拖延時間。”(注16)
師哲回憶,當斯大林“講到這裡時,林彪插話說: 不必撤走有生力量,而應讓他們留在朝鮮境內。那裡多山、有森林,他們可以進入山溝森林,進行長期游擊戰爭,而且可以轉戰於朝鮮南北各地,以待時機。”(注17)
儘管根據師哲的回憶,斯大林對林彪的“這個建議十分不感興趣”(注18),但這個建議不僅是林彪個人的意見,而是毛澤東在10 月2 日給斯大林電報中“由於暫時的失利,朝鮮應該換一種鬥爭方式,進行游擊戰”(注19)建議的自然延伸。
參與會談的蘇方翻譯費德林的回憶同師哲的回憶大同小異,他說周恩來在會談一開始就列舉了中國參戰的許多困難,並擔心中國參戰會引發中美戰爭,儘管斯大林否定了中美戰爭的可能性,並告訴周恩來中國的國家利益要求確保在朝鮮半島北部有一個友好鄰邦,但周恩來沒有改變看法,周恩來和林彪的態度影響了斯大林,於是斯大林提議中蘇共同向朝鮮提出建議,如果朝鮮軍隊在國內支持不下去,可以撤退到中國東北和蘇聯,對部隊進行休整,並組建新的武裝,既然中__國同志不打算出兵朝鮮,中蘇就應該制定計劃幫助朝鮮同志打回去。(注20)
從斯大林10 月13 日給金日成的“電報內容使金日成和樸憲永感到意外,金日成說,對此他們感到難以接受,但既然這樣,他們一定執行”(注21)來看,師哲和費德林關於會談結果的回憶是基本準確的。
顯然,如果沒有毛澤東在周恩來、林彪臨行前的授權,周恩來不會做出或認同讓金日成和樸憲永感到意外和難受的那個會談決定的。
而且,毛澤東事後也一度追認了那個會談決定,因為斯大林和周恩來聯名給毛澤東電報的最後一句就是“等待您的決定”,而毛澤東10 月12 日下午3 點30 分看到電報後當即表示同意斯大林和周恩來的決
定。當晚10 點12 分,毛又致電斯大林,告知“已命令中國軍隊停止執行進入朝鮮的計劃”。收到毛澤東電報後,斯大林立即致電蘇聯駐朝大使什特科夫和軍事顧問瓦西里耶夫,要他們向金日成通報11 日聯名電報的內容,並特意指出:毛澤東同志同意並贊成這次會議達成的意見。(注22)
這個史實在四個重要當事人20 年後的一次會談中得到佐證。
1970 年10月金日成訪華,毛澤東、林彪、周恩來分別在8日和10 日兩次會見了他。(注23)在10 日的那次會見中,毛澤東對金日成坦承:“事情總是這麼彎彎曲曲的。在那個時候,因為中國動動搖搖,斯大林也就洩了氣了,說:算了吧!後頭不是總理去了嗎?是帶著不出兵的意見去的吧?”周恩來則說:“兩種意見,要他選擇。我們出兵就要他的空軍支持我們。”(注24)也就是說,毛澤東承認,當年是毛澤東們動搖在先,斯大林洩氣在後,雙方才一度決定放棄朝鮮的。
“最後決定”
在與金日成交談這個話題的最後,毛澤東提到了最後的出兵決定:“我們只要他們空軍幫忙,但他們不幹。最後才決定了,國內去了電報,不管蘇聯出不出空軍,我們去。……至於蘇聯那時候不想打仗,也是有理由的。他們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間損失太大,單是壯丁
就2000 萬。恐怕不單是壯丁,因為婦女不包括在壯丁之內。”(注25)蘇聯不出空軍,毛澤東也決定出兵的一個原因毛澤東也對金日成講了,即“過去我曾經同跟著你們軍隊到過南朝鮮的中國新聞記者談過話。我問他:究竟美國的炮火和空軍殺傷力哪個大?據他說,主要殺傷
力還不是空軍,還是陸軍。我說這樣就好辦了,因為我們沒有空軍,有的只是陸軍。”(注26)
實際上,毛澤東在1950 年10 月12 日收到周恩來和斯大林的聯名電報後,就致電彭德懷、高崗以及鄧華、洪學智、韓先楚和解方:第13 兵團各部仍就原地進行訓練,不要出動;請高崗、彭德懷13 日或14 日來北京一談。12 日夜,聶榮臻打電話至安東找到彭德懷,告知:“原定方案有變化,主席命你和高崗明日回京面商。”13 日
晨,彭德懷乘火車抵瀋陽,隨後與高崗同乘專機飛北京。(注27)13 日下午,毛澤東主持政治局會議,再次開會討論出兵朝鮮問題。會議結束後,毛澤東把中央政治局的新決定電告周恩來:“與高崗、彭德懷二同志及其他政治局同志商量結果,一致認為我軍還是出動到朝鮮
為有利。……參戰利益極大,不參戰損害極大。”(注28)
周恩來接到毛澤東的這個電報後,很快告訴了正在莫斯科的莫洛托夫並讓他轉告斯大林,且在當晚與莫洛托夫就軍援細節等問題舉行了會談。(注29)
斯大林則在10 月14 日再次電告金日成:“經過猶豫和若干暫時的決定後,中國同志終於做出了出兵援助朝鮮的最後決定。我為終於做出的這個有利於朝鮮的最後決定感到高興。”(注30)
顯然,無論是周恩來還是林彪都沒有參與這個“最後決定”的制訂過程,周恩來起初甚至對這個“最後決定”感到很意外。(注31)
那麼,對於這個“最後決定”,是否“林彪與中央態度是一致的”呢?筆者另文再講。
林彪的病很嚴重很怪異
沈志華的文章真的把“前後過程講的很清楚”了嗎?
“關於林彪對出兵的態度,襄贊赴朝軍務的情況”,是否真的如王海光說的那樣,“著名學者沈志華先生已寫有文章,前後過程講的很清楚”呢?
沈志華的“林彪不同意甚至反對出兵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林彪用兵一向謹慎,不願冒險,從來不打無把握之仗。因此,在軍事局勢不利的情況下,林彪不主張中國參戰是很自然的事情”(注32)、“中國出兵朝鮮的最初決策過程很複雜,毛澤東要下決心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哪裡是林彪‘稱病不出’,彭德懷‘挺身而出’那麼簡單”(注33)等觀點,筆者很贊同。
但是,沈志華把林彪未能掛帥赴朝歸結於林彪身體有病的看法,筆者實難苟同。
“關於林彪的病情和治療情況”,沈志華說:“他的司機楚成瑞和秘書關光烈有較為詳細的回憶:林彪早有神經衰弱和失眠症,抗日戰爭期間又被國民黨士兵誤傷,子彈頭卡在骨頭縫裡,後來到蘇聯治病,雖取出彈頭,但落下了後遺症。內戰時期,林彪勞累過度,病情加重,嚴重失眠、頭痛。南下作戰尚未結束,便不得不回武漢治療。1950 年3 月經中央批准,林彪到北京治病。此時病情出現反覆,舊病沒好,又添新病,怕冷、怕水、怕光、怕風,頭痛、腰痛、失眠。而且‘一天到晚靜不下來,需要不斷地活動,一到晚上更厲害’。因為怕光,
林彪的房間裡掛了三層窗簾,白天進去都要打手電筒。因為怕風,女兒為他跳舞,都要在屋外,林彪隔著玻璃看。林彪平時睡不著,在顛簸的情況下反而容易入睡。於是,楚成瑞就經常開車拉著林彪在石子路上兜圈子,好讓他多睡一會兒。林彪治病期間,周恩來、彭德懷、羅榮桓和黃克誠常來探望,周恩來一個月要來一兩次。毛澤東也很關心林彪,每次林彪__去拜訪,毛都要親自送他出門。林彪得此怪病,在當時中國的醫療條件下很難治癒,故多次尋求蘇聯幫助。據筆者看到的俄文檔案,早在1947 年9 月高崗就向蘇聯駐哈爾濱領事館提
出,請求派蘇聯神經病醫生和心血管病專家來為林彪的病情進行診斷。1948 年11 月,蘇聯外交部副部長古謝夫又致函聯共(布)中央書記庫茲涅佐夫,要求為林彪派遣醫生治病。以上情況說明,林彪確實有病,而且很嚴重,很怪異,在中國尚無法親臨戰場指揮作戰,又如何能出國帶兵?”(注34)
筆者認為,沈志華的這段論述很成問題:
首先,關光烈1959 年才來到林彪身邊給林彪當秘書(注35),他對林彪1950 年秋的身體狀況能有多少了解呢?
其次,沈志華先生歪曲了楚成瑞的敘述。“1950 年3 月經中央批准,林彪到北京治病”是不假,但緊接著,沈志華就說“此時病情出現反覆,舊病沒好,又添新病……”。按照沈的這種寫法,“此時”只能被理解成“1950 年3 月”之後,而楚成瑞的相關敘述說的很清
楚,“1953 年春天,林彪病情出現反覆,舊病沒好,又添了新病……”(注36)。沈先生文中引述的“怕冷、怕水、怕光、怕風,頭痛、腰痛、失眠。而且‘一天到晚靜不下來,需要不斷地活動,一到晚上更厲害’。因為怕光,林彪的房間裡掛了三層窗簾,白天進去都要打手
電筒。因為怕風,女兒為他跳舞,都要在屋外,林彪隔著玻璃看。林彪平時睡不著,在顛簸的情況下反而容易入睡。於是,楚成瑞就經常開車拉著林彪在石子路上兜圈子,好讓他多睡一會兒。林彪治病期間,
周恩來、彭德懷、羅榮桓和黃克誠常來探望,周恩來一個月要來一兩次”這些事情都發生在楚成瑞說的“1953 年春天”之後,而非“1950 年3 月”之後。筆者認為,沈先生之所以這樣說,無非是想強調林彪的身體在中共中央確定掛帥人選之前就非常糟糕了。

1952 年3月下旬病倒的
值得一提的是,楚成瑞把“林彪病情出現反覆”的年份記錯了,從《彭德懷傳》、《粟裕傳》、《周恩來軍事文選》等書的相關內容(注37)可以知悉林彪實際上是1952 年4 月上旬之前病倒的;另外,1959 年9 月11 日林彪本人在軍委擴大會議上澄清( 當時有人說彭德懷剛剛主持軍委就把黃克誠調到總部) 說是“我在52 年,沒有病以前”提黃克誠當後勤部長的(注38),黃克誠自己回憶:“1952 年春夏之間,我奉中央調令,交代了湖南省委的工作,仍回軍隊任職”(注39),再加上周恩來在1952 年3 月19 日在聶榮臻、粟裕關於成立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的報告上批示“請林彪同志審閱或約粟裕同志一談,如覺可行再送主席批辦”之後,林彪針對報告中所提的“每班十五至廿人不等”,建議每班的學員為二十到三十人(注40),隨後把報告呈報毛澤東,毛澤東3 月26 日批辦等事情來看,可以判斷林彪是在1952 年3月下旬病倒的。
再者,沈先生說的“1947年9 月高崗就向蘇聯駐哈爾濱領事館提出,請求派蘇聯神經病醫生和心血管病專家來為林彪的病情進行診斷。1948 年11__月,蘇聯外交部副部長古謝夫又致函聯共(布)中央書記庫茲涅佐夫,要求為林彪派遣醫生治病。以上情況說明,林彪確實有病,而且很嚴重,很怪異”這些內容確實是實情,但據此說林彪有病“無法親臨戰場指揮作戰”則言過其實了。事實上,1948 年9 月底到11 月初,林彪親臨前線指揮了遼瀋戰役,消滅了國民黨軍五大戰略集團中的東北衛立煌集團;1948 年12 月到1949 年1 月,林彪又親臨前線指揮了平津戰役,消滅了國民黨軍五大戰略集團中的華北傅作義集團;隨後,林彪又親率四野大軍揮戈南下,消滅了國民黨軍五大戰略集團中的華中白崇禧集團。也就是說,林彪當時雖然有病,甚至有重病、怪病,但還沒有嚴重到影響他的領導和指揮工作的程度,這一點中共中央和毛澤東都是知道的,所以才會在平津戰役期間,“決定以林彪、羅榮桓、聶榮臻三同志組織總前委,林彪為書記,所有軍事、政治、財政、經濟、糧食、貨幣、外交、文化、黨務及其他各項重要工作均歸其管轄,以一事權而免分歧。”(注41)1949 年9 月,
毛澤東又同意劉伯承、鄧小平提出的“二野在華中地區通過時的作戰事宜統由四野首長指揮”的建議(注42),也就是說,當第二野戰軍與第四野戰軍交會時,毛澤東決定兩大野戰軍的作戰事宜一律由林彪來指揮。
再次,1950 年3 月中旬林彪到北京後並非純粹治病、養病,也從事了一些重要的工作,比如,和粟裕等人參加了毛澤東召集的軍事和土改會議(注43),和粟裕等人列席了毛澤東主持的3 月27 日到4 月6 日的政治局會議並在會上彙報了中南地區的情況(注44),指揮鄧華、韓先楚取得了海南島戰役的大捷(注45)。
正因為這層淵源,在林彪因病缺席的6 月6 日到9 日舉行的中共七屆三中全會期間,粟裕明知林彪有病仍然向毛澤東請求中共中央派劉伯承或林彪主持攻打台灣戰役,但毛澤東決定該戰役仍由粟裕指揮。(注46)6 月23 日,粟裕再次向毛澤東表示:“職實感能力有
限,不堪負此重責,為此請求軍委直接主持此一戰役或請劉伯承、林彪兩同志中來一個主持亦可,職在華東範圍內當全力以赴。”(注47)顯然,了解林彪身體狀況的粟裕不認為林彪病到不能主持攻打台灣戰役的地步。
另外,6 月下旬,越共領袖胡志明曾經向中共中央請求派一名高級軍事指揮員去越南,作為越共最高權力機關的軍事參謀。朱德提議派林彪去,但遭到毛澤東的否決,理由是林彪“不能給人做參謀,如果他去了,不是他給胡志明當顧問,而是胡志明給他林彪當顧問。”
(注48)顯然,朱德不認為當時的林彪的身體糟糕到無法履職越南的程度,毛澤東不同意派林彪去越南也不是因為擔心林彪的身體頂不住。
林彪調兵遣將
接下來,再看看林彪在朝鮮戰爭爆發後的一些活動:
7月7 日下午,林彪出席周恩來主持的討論保衛國防問題的第一次會議,該會議初步確定東北邊防軍所轄部隊與領導人選。(注49)
7月7 日晚上,林彪在家中胡志明接見當天才到北京履新的吳法憲,贊同劉亞樓提出的“在陸軍基礎上建立空軍”的思路。(注50)
7月8 日下午,林彪在家中和譚政、陶鑄一起召見39 軍軍長吳信泉,命令他迅速收攏部隊、盡快開赴東北。(注51)
7月9 日,林彪簽發四野兼中南軍區總部命令,決定派遣工兵第六團、戰防炮團、汽車第一團、汽車第四團、汽車第五團隨38 軍、39 軍、40 軍北上。
7 月10 日,林彪出席周恩來主持的保衛國防問題的第二次會議,該會議確定了組成東北邊防軍的各項事宜。(注52)
7 月11 日,林彪命令萬毅率炮兵第一師、炮兵第二師、炮
兵第八師及高射炮兵第一團開往安東、輯安地區集結。
7 月12 日,鄧華向林彪請求給他安排一個優秀的兵團參謀長,林彪抽調12 兵團參謀長解方出任13 兵團參謀長。
7 月13 日,中央軍委正式做出《關於保衛東北邊防的決定》。任命粟裕為東北邊防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蕭勁光為副司令員,蕭華為副政治委員,李聚奎為後勤司令員。以15兵團領導機關為基礎組成13兵團領導機關,鄧華為司令員,賴傳珠為政治委員,解方為參謀長,杜平為政治部主任。
7 月25 日,林彪將12 兵團副司令員韓先楚調任13 兵團副司令員。
8 月上旬,林彪接見鄧華,根據鄧華的請求,建議中央軍委任命洪學智為13 兵團第一副司令員,並在家中親自向洪學智面授機宜。(注53)
8月24 日,林彪與周恩來、聶榮臻一同商決東北邊防軍的人員補充和供給事宜。
8 月26 日,林彪出席周恩來主持的保衛國防問題的第三次會議。周恩來傳達毛澤東的指示說,我們軍事建設應有一個較長遠的規劃,各軍兵種要先有個三年規劃,空軍、炮兵、裝甲兵等要加緊訓練,準備明年春天參戰。
8 月31 日,13 兵團首長鄧華、洪學智、解方向林彪提交《關於東北邊防軍作戰準備問題》的報告。他們認為朝鮮“戰爭已走向長期性,現在人民軍雖然仍占主動,但……地面上的優勢已經不大。”鄧華等人的報告還指出,美軍將來的反攻方式可能有兩種:一種是以一部兵力在北朝鮮沿海側後各處登陸,作擾亂牽制,其主力則由現地從南到北沿主要交通線逐步推進;另一種是以一小部兵力在現地與人民軍主力周旋,其主力則在平壤或漢城地區大舉登陸,前後夾擊。(注54)報告在分析了朝鮮戰場下一步可能出現的情況後,提出了一些新的建議,包括空軍參戰,增加參戰部隊,給部隊增配高射炮、反坦
克武器,加強後勤機構,派得力幹部先期入朝偵察情況等。(注55)
9 月1日,林彪向軍委提議免調48 軍、改調50 軍北上東北,以備編入東北邊防軍序列。
9 月8 日,林彪將鄧華等人《關於東北邊防軍作戰準備問題》的報告轉呈毛澤東並附言:“茲將鄧華、賴傳珠同志來信送上,請閱。信中所提後勤裝備等問題,請軍委予以決定和解決。敬禮林彪九月八日”(注56)。
林彪沒有託病、裝病
中國駐朝鮮大使館政務參贊柴軍武(柴成文)9 月8 日向中央軍委遞交了中國駐朝鮮大使館撰寫的《目前朝鮮戰爭局勢報告提綱》,聶榮臻在下午面見柴軍武之後報告了毛澤東,毛澤東則批示讓周恩來與柴軍武面談,於是周恩來當夜就見了柴軍武。(注57)大約在9 月
9 日,柴軍武奉周恩來之命去向林彪彙報,林彪向柴軍武提了許多問題,如朝鮮的道路怎麼樣,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如果打敗了怎麼著,打勝了怎麼著,等等。(注58)林彪提出這樣的問題說明當時中國領導人已經在認真考慮出兵朝鮮的問題了,因為當時朝鮮人民軍已呈強弩之末之勢。
在美軍9 月15 日仁川大規模登陸後,林彪把四野二局(技術偵察局)局長彭富九和政委錢江從武漢緊急召到北京,向他們交代:朝鮮戰爭很緊張,“中央正在研究出兵援朝問題,可能要我去朝鮮”。林彪要求他們以四野二局為主組建一支技術偵察隊伍,準備隨他赴朝
工作,並囑咐:“此事中央正在討論中,要做好準備,但暫不要對別人講。”(注59)
林彪當時的司機楚成瑞回憶:“大概在9、10 月份吧,我們這些工作人員接到通知,準備到朝鮮去。當時,我們都換了新軍裝,但沒有什麼標誌。毛巾上、水壺上都沒有字。林彪家裡也在準備,換了住處,還換了一些不宜出國的內勤。”(注60)
從林彪的以上活動看,他當時並沒有“託病”,更沒有“裝病”,身體並沒有壞到不能去朝鮮指揮作戰的地步,而且在做去朝鮮的準備工作。
何況在金日成向中共中央求援後,朱德在推薦林彪掛帥的同時,考慮到林彪身體不是很好,建議林彪可以不出國或不到前線去,而是由他考慮全盤問題。(注61)
實際上,現代戰爭中,統帥的指揮部沒必要設到前線,比如,林彪在指揮東北解放戰爭的大部分時間中,他的指揮部設在哈爾濱西南的雙城;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的指揮部一直在日本東京;在安排彭德懷掛帥出征後,毛澤東曾經建議,為保證安全,免遭敵機轟炸,彭德懷指揮所可設在鴨綠江北岸一個隱蔽位置。(注
62)
再接下來,我們看看進入中共中央出兵朝鮮決策階段的林彪活動:
10 月2 日,4 日,5 日,6 日,林彪參加了四次重要的中共中
央會議並積極發言。
10 月8 日,林彪和周恩來一道飛赴蘇聯。那年頭,從北京坐飛機到莫斯科可是一件非常折磨人的事情,跟隨政治局委員張聞天赴任駐蘇聯大使的何方回憶過當時坐飛機的感受:“1951 年4 月,我同他們夫婦二人(筆者注:指張聞天和劉英)同乘一架飛機去了莫斯
科。……提起頭一次坐飛機,可是出盡了洋相。那時只能乘坐蘇聯生產的伊爾─14 客機。一起飛就開始顛簸搖晃,弄得我翻腸倒胃,吐了一路。而且這種飛機的飛行距離又短,第一天只能飛到伊爾庫茨克,第二天還要降落加油一次,才能飛到莫斯科。(注63)何方當時還不到29 歲,單是飛到莫斯科就折騰這樣,可10 月10 日周恩來和林彪好不容易到達莫斯科後,當天還得換乘飛機去一千多公里之外的位於黑海之濱的療養勝地索契去見斯大林呢。
儘管經歷了長途飛行的折磨,林彪隨後就參加了和斯大林等蘇聯領導人的會談。而且在會談結束後舉行的宴會上,林彪頂住了斯大林等人的圍攻,始終頑固地既不飲酒,也不向斯大林等人祝酒,而這個宴會直到太陽從東方升起才結束。(注64)
從上述活動看,當時林彪的身體並無大礙,絕非像沈志華描述的那樣糟糕。
林彪去蘇聯治病是早有安排的嗎?
據沈志華的推測,“林彪去蘇聯治病應該是早有安排,而毛澤東對此也不可能不知道。”“實際上,林彪是去蘇聯治病,順便參與戰爭問題的商討。”(注65)
事實果真像沈先生說的那樣嗎?
林彪為何沒有掛帥出征?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毛澤東1950 年9 月3 日給高崗的覆信,信中提到:“林、粟均病,兩蕭此間有工作,暫時均不能來,幾個月後則有可能,估計時間是有的。”(注66)
顯而易見,從該信的內容看,在9 月3 日這個時間,無論是林彪,還是粟裕,都沒有去蘇聯治病的安排,而且短期內毛澤東也不想做這個安排,否則毛澤東就不會說“幾個月後則有可能,估計時間是有的”了。
確實如沈志華先生所述,當年“按照規定,各國領導人到蘇聯治病或療養,都需經過蘇聯最高領導層批准,還有一系列出國手續。”(注67)比如,王明1950 年9 月初向中共中央“請求到蘇聯醫治”,中共中央批准後,毛澤東於9 月12 日致電斯大林:王明同志“到蘇聯治病,是否可行望復。”斯大林則於9 月18 日回覆毛澤東:王明
同志可隨時來莫斯科。(注68)假如“林彪去蘇聯治病……早有安排”,那麼一定會有毛澤東和斯大林就此安排的來往電報。但是,迄今為止,並沒有此類電報面世,而這種電報現在根本算不上機密。
其次,如果中共中央當時打算安排林彪去蘇聯治病,周恩來不可能不知道。然而,周恩來9 月8 日深夜還指示柴軍武去向林彪彙報朝鮮的戰況呢,可見此時並沒有這種安排。
再者,如果“林彪去蘇聯治病……早有安排”,林彪本人更不可能不知道,可他9 月下旬還向彭富九、錢江交代“中央正在研究出兵援朝問題,可能要我去朝鮮”並要求他們組建一支技術偵察隊伍準備隨他赴朝工作呢,這證明直到9 月下旬中共中央肯定還沒有這種安排呢。
此外,“林彪去蘇聯治病……早有安排”並不屬實的一個旁證是林彪的孩子是粟裕1950 年12 月經中共中央批准去蘇聯治病時順便帶去的。(注69)
最後,退一萬步講,假定毛澤東9 月下旬突發奇想,而且只是心裡打算安排林彪去蘇聯治病,可他為什麼不抓緊給除沈志華先生筆下的有病者(林彪、粟裕徐向前)和有事者(劉伯承、陳賡)之外的唯一掛帥人選彭德懷打招呼呢?軍國大事可不是兒戲!
毛澤東9 月24 日復電彭德懷說的是:“同意你偕徐立清同志於十月二日或三日來京商談新疆工作問題,張宗遜同志的工作亦待你來京面商後再作決定。”(注70)
10 月2 日和3 日彭德懷為什麼沒能如約而至北京呢?只是因為天氣不好的緣故嗎?
為什麼毛澤東10 月4 日晚上還不同彭德懷談掛帥的事情呢?毛澤東是什麼時間才下定決心考慮讓彭德懷掛帥出征的呢?
據筆者管見所及,沒發現任何一篇文章把這些問題說清楚,包括沈志華的文章。順便一說,毛澤東的“林、粟均病,……暫時均不能來……”這段話就是權威官史“林彪粟裕均有病在身,不能掛帥出征”說法的依據。(注71)
也是順便一說,筆者並不認同林彪粟裕因病不能掛帥出征的說法。
那麼,林彪到底是為什麼沒能掛帥出征朝鮮呢?且待筆者另文分解。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保护与收集无线电、有线电战..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