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苦难辉煌
共产国际为中共提供财政援助情况之考察(续)——第三部分
2015/9/16

 共产国际为中共提供财政援助情况之考察(续)——第三部分


杨奎松

八、关于抗战期间共产国际提供财政援助的情况

    抗战期间共产国际从资金上援助中共的情况,过去最醒目的一笔是来自于关于王稼祥的回忆。回忆称,王稼祥1938年从莫斯科回国时,曾经带回30万美元。经过研究者多年的研究之后,如今这一情况已经被写人正式出版的《王稼祥年谱》之中。①

    依据现在已经公开和披露的档案文献资料,这样的记录看来还有不少。1937年9月,潘汉年致信王明,转达毛泽东和张闻天要求共产国际再度按月提供经费的请求。他在信中写道:中共中央急需钱,因为有许多战士牺牲在前线,而南京只提供了很少一点薪金,而且要把工作扩展到全国范围去,也需要一笔数目适当的资金。因此,中共中央要求你们能够继续按月拨给经费。②1938年2月初,中共中央书记处又通过任弼时和王稼祥电告共产国际书记处,提出党在财政上的困难极端严重,国民党每月只发晌50万中国元,合美元约16万,连前线部队开销都不够。因为没有钱,缺少武器,扩军困难,部队挨饿受冻十分普遍。他们要求莫斯科迅速提供经费上的援助,“最好是派飞机送来”。③这时在武汉的王明、周恩来等也通过延安转电莫斯科,要求尽快得到财政上的援助,以便为部队购买紧缺的各种枪支和弹药。对此,季米特洛夫给予了高度重视,紧急同苏共政治局领导人进行了磋商。在2月17日的日记中,他记下了与斯大林、莫洛托夫谈话后的结果:“援助中国共产党50万美元。”④

    两个月后中共中央重新提出了援助请求。这一回是前往莫斯科汇报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任弼时向共产国际提交了新的求援信。信称,目前有三批人员急需救助,一是从国民党监狱释放出来的近4000名政治犯,他们受尽折磨,健康状况极差,要回到党的队伍中来重新工作需要治疗和营养;二是数千因伤致残的红军人员;三是大批被国民党杀害的烈士的遗属以及当年留在苏区失去了生存条件的红军亲属,以及现在在党、政、军工作的6000名家属。任弼时写道,目前党只能保证各机关工作人员的简单温饱,抗战后原定每人发1元至5元不等的补助金,也因经费匾乏经常发不出来,缺医少药更是家常便饭,毛泽东和朱德也不例外。因此,中国党急需在物质上和医疗上得到苏联的帮助。

    任弼时的求援信没有列出要求援助的细节,只说明“随后我们会向您提供具体的数字和资料”。莫斯科批准的援助数字不得而知。但联系到7月份回国的中共代表王稼祥带回的30万美元的援款,可以想象它或许与这一情况有关。当然,对此也有另外一种解释。那就是,因为任弼时这时还向季米特洛夫提出了请苏联向八路军提供一些武器的要求。季米特洛夫对此的态度是:“给八路军武器援助,这要苏联政府决定,不过照他的看法,假若援助了,这可能不是帮助了你们,而是害了你们。”因为这会恶化国共关系并为国民党孤立和封锁延安提供口实。最后,“共产国际从它的外汇中拨出三十万美元送给中国共产党”。⑤

    能够看到的1938年中共中央另外一份要求援助的文件是12月30日签发的,其中列举了大量用于印刷的机器和其他各种用品的名称。中共中央强调,这些物资对于八路军在居民中和部队里开展文化宣传工作是极端必要的。据当年在延安工作的同志回忆,经过国民党的同意后,苏联人确实把一批印刷机械送到了延安。

    1940年2月,周恩来正在莫斯科医治伤臂并汇报工作,他再度详尽地汇报了中共在财政上所面临的严重困难。季米特洛夫为此一面要求周恩来告诉中共中央,尽量动员所有国内的资料以解决困难,一面致信斯大林,附上周恩来提交的预算表,说明他赞同周恩来的说法,强调周恩来提出的预算是可信的,每个月党的经费的缺口为58280美元,军队的缺口为30万美元,他“认为可以在1940年向中国党提供35万美元的援助”。据此,他要求斯大林“向有关部门下达拨款指示”。而斯大林的答复很简单:我很忙,“很多东西我未能读完,请你们自行决定。我们将提供30万美元的援助。”⑥

    1941年1月,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爆发。莫斯科与毛泽东之间围绕着如何对待蒋介石国民党的问题发生了争执。但是,由于苏德战争突然爆发,应中共中央的要求,斯大林还是批准向中共提供了数目更大的一笔援款。据季米特洛夫7月7日电告毛泽东称:“援款100万美元)已获批准,将分批寄出。"16日,季米特洛夫又写信给莫洛托夫,说明这笔援款数额巨大,用途甚急,而由于国共关系恶化,蒋介石拒绝苏联飞机飞往延安,因此援款不能及时送到。他提议:“由于使中国同志尽快获得至少是一半的援助非常重要,我们认为有必要采取非法手段用飞机经过蒙古发送经费。以前第五局的同志曾这样成功地做过。请求您指示潘菲洛夫用这种方式组织这次活动。”⑦

    来自莫斯科的经费援助和各种物资帮助,可以说从1937年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抗战结束。即使在共产国际于1943年5月22日宣告解散以后,这种情况事实上也还在继续着。1944年1月12日的一封信显示,季米特洛夫仍在与苏共政治局领导人莫洛托夫和马林科夫讨论向中共提供经费援助的问题。这一年的12月7日,季米特洛夫向
联共(布)领导人转达了中共中央的援助请求,并提议帮助中共中央5万美元。⑧

九、几点简单的总结

    综合上述分析,可以发现,依据已公开和出版的文献资料说明共产国际提供经费和财政援助的情况,还存在许多令人遗憾的地方。十分明显,除了1932一1934年间存在着资料空白之外,我们对中共建党过程中以及抗战期间共产国际援助情况的了解,也不尽完整。即使就那些资料较为充实和连续的年份来说,文献记载的详略不等及其收支差异,也增加了我们今天理解和分析问题的难度。事实上,笔者在这里之所以没有提供一张更容易看懂的年度帐目表,也恰恰是因为对把复杂的历史情况简单化是否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缺少足够的把握。比如,笔者曾经逐年列出过共产国际提供给中共党费的大致数目(如下表),但它既不能清楚地界定党费的范围,也无法包含那些来自共产国际的各种特殊的或专项的拨款。因为我们至今也弄不清楚,那些名目繁多而又是昙花一现的这个费那个费具体是何时开始,又是何时停止支付的,更不用说还有相当一些很重要或很具体的援助资料可能并不在今天公开的这些档案文献之中。

              1921一1931年共产国际提供给中共的党费援助一览表
┌──┬───┬───┬───┬───┬───┬───┬───┬──┬──┬──┐
│年度│1921一│1922一│1924  │1925  │1926  │1927  │1928  │1929│1930│1931│
│    │  1922│  1923│      │      │      │      │      │    │    │    │
├──┼───┼───┼───┼───┼───┼───┼───┼──┼──┼──┤
│党费│0.66  │1 .5  │3.5   │约4   │7.2   │18    │44    │40  │45  │45  │
│总数│万元  │万元  │万元  │万元  │万元  │万元  │万元  │万元│万元│万元│
├──┼───┼───┼───┼───┼───┼───┼───┼──┼──┼──┤
│党员│约170 │约380 │约700 │约900 │约1万 │5.8   │13    │不详│不详│不详│
│总数│  人  │  人  │  人  │  人  │  人  │万人  │万人  │    │    │    │
├──┼───┼───┼───┼───┼───┼───┼───┼──┼──┼──┤
│人均│约40元│约40元│约50元│约40元│约7元 │约3元 │约3元 │不详│不详│不详│
│开支│      │      │      │      │      │      │      │    │    │    │
└──┴───┴───┴───┴───┴───┴───┴───┴──┴──┴──┘

    即便如此,通过对上述资料的整理和分析,我们还是可以简单地得出几点重要的结论:

    (1)共产国际自1920年起,就一直在为中共提供着财政援助。自中共成立之日起,在10年左右的时间里,这种援助是以按月提供经费的形式给予的。在以后的日子里,它变成了针对中共所需的临时性的专项拨款的形式。中共中央一度虽希望能够恢复按月提供经费的形式,但未能实现。

    (2)共产国际的这种援助,对于中共,特别是其前期的生存和发展,曾经起过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其经费援助的多少,与党的活跃程度乃至发展的快慢明显成正比。援助的力度大,数额多,中共开展活动的范围就大,影响也就随之增加。一旦援助中断,哪怕只是暂时减少,都不可避免地会妨碍中共许多工作的开展,甚至可能给中共造成损失。一这种情况即使在改为专项拨款之后,也还是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至少,在一些关键时期,共产国际的紧急拨款,对党的命运发生过重要影响。

    (3)由于共产国际是在联共(布)中央政治局的直接领导之下,其援助的目的性自然带有浓厚的俄国色彩。而由于各自的利益所在和考虑的目标不尽相同,共产国际的财政援助的力度、形式及其实现的快慢,事实上并不完全符合中共自身发展的实际状况。中共中央固然也能够体谅共产国际自身的困难,但它却不能不更多考虑中国革命自身的处境和需要。因此,双方产生矛盾与冲突也就在所难免。

    (4)中共逐渐摆脱对于共产国际财政支持的全面依赖并走上独立自主的道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农村根据地的开辟和红军力量的发展,取决于中共逐渐把工作重心从城市转向农村,并切实在农村立稳脚跟。但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在中共全面依赖共产国际财政支持的情况下,还是在日后政治上完全独立自主的情况下,共产国际的这种援助都很难真正束缚住中共的手脚。就此而言,所谓革命既不能输出也不能输人的观点,或许是可以成立的。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历史系)
 








注释

  ①徐则浩:《王稼祥年谱)) (1906一1974),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190页。

   ②Wang Ming's Note to Moskvin and Pan Hanniaan's Letter to Wang Ming,Septem-ber 1937,Chinese Law and Government,vol.30,no. 2, March-April 1997, pp. 10一11.
    
  ③Russian Genter for the Preservation and Study of Documents on Modern History(RPSDMH), 495/74/291.

  ④《季米特洛夫日记》,第64页。

  ⑤徐则浩:《王稼祥传》,当代中国出版社1996年版,第296-297页。

  ⑥ RCPSMH , 495/74 /317.

  ⑦《季米特洛夫日记》,第107页。

  ⑧Dimitrov to Molotov, December 7,1944March一April 1997,p.59.Chinese Law and Government,vol. 30.2
    


(原载于《党史研究资料》)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保护与收集无线电、有线电战..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