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苦难辉煌
红四军两题析辨——第二部分
2015/9/14

 红四军两题析辨——第二部分


刘树发

    第二,战斗是何时打响的?

    要了解战斗是何时打响的,笔者认为首先要弄清敌我双方是何时向新、老溪岭进击的?

    有的说是22日,有的说是23日。

    笔者倾向于22日说。其根据和理由如下:

    我们上面已分析过,敌人是在21日从永新出发的。从永新到新、老七溪岭山脚下的龙源口一线大约20公里的路程。这20公里的路程,一般情况下,当天即可到达。敌人到了龙源口一线之后,许多文章均认为敌人准备于次日兵分两路向宁冈进击,即一路由白口向老七溪岭进击;一路由龙源口向新七溪岭进击。也就是说,敌人于21日当天到达龙源口一线之后,准备于次日,即22日开始兵分两路向新、老七溪岭进击。这种说法是比较可信的。因为从龙源口到宁冈红军根据地,中间隔着两座大山—新、老七溪岭。这两座大山相距不到10里,紧靠龙源口村拔地而起,横在永新和宁冈两县之间。山上树高林密,溪急谷深,地势十分险要。两座山岭各有一条小路蜿蜒而上,西边老七溪岭的小路从永新的白口通往山那边的宁冈新城,东边新七溪岭的小路从永新的龙源口通往新城。这两条小路上七里下八里,是永新通宁冈的交通要道。它像两扇大门,拱卫着红四军的大本营宁冈。如敌人到了龙源口一线之后,不停下宿营,而紧接着又向新、老七溪岭进击,这样敌人势必很疲乏。再说,山上没有房子不好宿营,且临近夜晚,敌人怕夜战。

    也有的认为敌人于21日从永新出发之后,直到第三天23日才向新、老七溪岭进击。如《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全史》、《何长工传》就这样认为的。①我们上面已讲到,从永新到新、老七溪岭山脚下的龙源口一线约20公里,这么一点距离,当天即可到达。敌人到了龙源口一线之后,为何要耽搁到第三天才慢吞吞地向新、老七溪岭进击呢?上面两书并认为红军侦知敌人出动后,于22日上午在宁冈新城召开军委扩大会,研究对策,23日才和敌人一样慢吞吞地去占领像两扇铁门扼守着根据地大本营的新、老七溪岭。真不可思议。难道他们不知道兵贵神速这个道理?难道他们是去赶集而不是去打仗?不过,事实并非如此。红军侦知敌人要来进犯后,即紧急行动起来迅速去抢占新、老七溪岭。如当时任红四军第二十九团党代表的龚楚(后叛变)在《龚楚将军回忆录》中写道:“我们二十九团自5月下旬开到郡县十都地区……时间大约是6月20日的中午,突接到军部十万火急的命令,以敌情紧急,立即全部开回宁冈县城集中……我们奉命后,立即率领部队星夜行军,于次日中午到达永冈县城……朱德对我们说:安仁有敌军11个师,正向都县推进中。昨晚8时,又接到永新方面的情报:江西敌军金汉鼎部杨池生、杨如轩两个师,集中永新,正在拉夫准备进攻井冈山。根据这两方面的情报判断,湘赣两省敌军有会攻井冈山的企图。昨晚,前敌委员会曾召开了一次会议,决定:对江西永新方面取攻势,对湖南方面取守势。部署如下:(一)二十八、二十九两团由朱德指挥,占领新老七溪岭,迎接由永新向新老溪岭进攻之敌……朱德并告诉我:今天昏前就要出发,务须于明拂晓前占领新老七溪岭主要阵地。”②

    龚楚的回忆清楚地告诉我们:20日晚上红军得知敌人行动后,即于当晚就召开了前委会议,并于21日黄昏前从宁冈出发,准备于22日拂晓前占领新、老七溪岭。

    根据上述分析,我们不难判断敌人是在6月22日开始向新、老七溪岭进击的,并且红军是准备于22日拂晓前占领新、老七溪岭,这样敌我双方势必于22日在新、老七溪岭相遇。换言之,也就是说战斗是在22日打响的。

    这种分析被许多当事人的回忆所证实。如当年还是少先队员的谢长生(宁冈新城人)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回忆道:“这一仗是在端午节(6月22日)打的。战事发生前,敌人师部扎在岭南山脚下龙源口、秋溪街一带,团部到了山上蛤蟆湖(即下马铺)打算攻下新城过节!打仗的前一天,我们在城里城煌庙开群众大会,大家听了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动员报告……整夜做准备工作。在黑夜星光下,我们分三路出发去包围敌人。清晨6点钟,就开火了。”③

    当时任红四军的军长朱德,在1962年6月同陈奇涵、杨至诚等谈话时亦称:“战斗于1928年6月22日(正是端午节)拂晓打起。”④

    龚楚亦称:6月21日,“我和团长胡少海同志率领着二十九团于下午6时出发,那晚下着毛毛细雨,山路崎岖,步履难行,到达最高山坳时已是早上7时,我二十八团第一营的尖兵连,已占领两翼高地,发现敌军相距仅400码,正在搜索前进中,我即登左侧高地观察敌情,敌军亦发现我军占领了有利地形,……正当我拿着望远镜观察战场的时候,敌人的重机枪就密集向我阵地射击,……我方的两挺重机枪亦……向敌阵地扫射。”⑤

    以上说法可被目前发现的历史文献所证实。如国民党赣军第二十七师师长杨如轩1928年6月23日致鲁涤平、何键等电称:“机最急。鲁督办、何会办、吴军长、熊师长、刘师长:机密。接敝师杨副师长由七溪岭来示:朱、毛、袁各匪(按:为保持史料原貌,对我这类攻击、诬蔑之词,以下均未予改动)率千余人,沿七溪岭一带,据险与我军激战。我肉搏冲锋数十次,连掳敌人数个,不意我右后方,又有匪数千向我袭击,当即抽队抵御。养午电话称:接师长调一部迅驰回救,毙匪甚多,我军官兵亦伤亡不少。现仍在七溪岭对战中,等语。查朱匪等扰乱边疆,为时已久,利用我各方军队行动之不能一致,得以此剿彼窜。现又总集匪众,与我军在七溪岭一带,负固顽抗。乘此一鼓围攻,歼灭较易。贵军已开动否?现到何地?万祈迅示。并请不分畛域迅即进剿,俾免有受匪各个击破之虞,如何?盼即电告。杨如轩叩。梗。”⑥

    电中“养午”,即为韵目代日的22日中午,“梗”为23日。因此,我们从此电中,不难看出战斗是在22日午前打响的。这个时间与谢长生、朱德、龚杨的回忆基本相同。

    综上所述,龙源口战斗打响的时间可断为6月22日拂晓。

    其次,我们再来看一下龙源口战斗是在什么时候结束的?

    目前,几乎所有史著都认定龙源口战斗于当天就结束了,也就是说只战一天。其实,这一种流传甚广的说法是不确切的。据上引的杨如轩梗电中,我们不难发现战斗于养日(按:22日)打响后,直到第二天杨如轩发梗电(按:23日)时还未结束。杨克敏在《关于湘赣边区情况的综合报告》中亦称“与敌战一日之久。”⑦这一日之久的含义,就是指一天多,绝不会作一天解释。如杨在同一报告中,记黄洋界一天战斗时,就没记“一日之久”,绝不会作一天解释。如机在同一报告中,记黄洋界一天战斗时,就没记“一日之久”,而是用“激战竟日”一词便是明证。当时在湘赣边特委机关工作的吴淞亦回忆道:“古历5月间,正是端阳之际··一双方对抗,历经一昼夜……敌人大败而逃,缴获各种枪1000余支。”⑧

    那么,究竟是在什么时候结束的呢?

    毛泽东在当年7月4日代表中共湘赣边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给湖南省委的报告和在当年11月25日写给中央的报告——《井冈山的斗争》中均称:6月23日击溃敌人。⑨

    由此可知战斗是在6月23日结束的。

    我们从上述材料中可以看出,龙源口战斗发生于1928年6月22日((端午节)拂晓,结束于第二天6月23日。并非在一天之中就结束了战斗。

    另外,顺便指出,许多史著均认为敌第二十七师师长杨如轩也参加了龙源口战斗, 有的甚至还说杨如轩为“前线总指挥”。如《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一书称:6月上旬,赣敌第九师杨池生为总指挥,杨如轩为前线总指挥,率5个团再次进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⑩其实,这种说法是不确切的。有关史料证实,杨如轩自5月中旬在永新被红军击伤后还未痊愈,正在后方养伤。其依据如下:

    其一,当时任国民党赣军第三军第九师第二十五团团副胡彦,在(我所知道的朱德和二“杨”》一文中回忆道:1928年5月中旬,“杨如轩负伤后,第九师师长杨池生奉命从‘北伐’途中前线赶回,率两个团赶到永新,进攻红军。……端阳节快到了,‘两杨’提前过端阳节,杨如轩对杨池生说,‘你要小心,不是以前的朱玉阶(按:朱德)了’。杨池生说,‘老朱的打法我知道,没有什么了不起’。后杨如轩回吉安养伤,杨池生指挥作战,不料,杨如轩还没到吉安,杨池生就败下阵来,而且败得更惨。”⑪胡彦的回忆清楚地说明杨如轩当时并未到前线去,而是在后方养伤。

    其二,杨如轩自己也说没到前方。他在《南昌起义后在赣西作战亲历》中回忆道:1928年5月中旬,红军第二次占领永新后,“朱培德大为震动,决定第九师从山东调回江西,到永新与我的第二十七师会合,统由杨池生指挥进攻赣西红军。我因伤未愈,准备赴上海就医。杨池生师长率领第九师到达永新后,……奉令向七溪岭红军发起进攻,结果大败而回,损失惨重。”⑫

    其三,从鲁涤平、何键6月25日复杨如轩梗电时的地点来看,也可知当时杨如轩在吉安,而不在龙源口前线。该电称:“急。吉安杨师长勋鉴:口密。梗电,敬悉,匪势猖撅,已电吴军长指挥各部积极进剿,仍望随时电示情况,俾资策进为祷。鲁涤平、何键有印。”⑬

    其四,从1928年7月4日中共湘赣边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给湖南省委的报告中也可印证杨如轩未到前线。因该报告仅称“击溃杨池生”,而只字未提杨如轩。⑭倘杨如轩果真到了前线,与杨池生同为师长,红军报告中是不会不提及的。

    那么,为什么诸多史著都认定杨如轩到前线了呢?这可能是受杨克敏报告的影响。杨克敏在《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中写道:"6月23日龙源口一战,赣敌共3团,杨如轩指挥之,……此役敌3团全溃……,杨如轩带花逃跳〔跑〕。”⑮

    从上面一些史料证实,杨克敏这一报告明显有误,他把红军第二次和第三次占领永新的事情记混了。如这次进犯明明是由杨池生指挥的,却说成是杨如轩指挥;把杨如轩在红军第二次占领永新时负的伤,又说成是这次在龙源口战斗时负的伤。他之所以会
记混,我想,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他不在场。据1928年湖南省委关于军事工作湘赣特委及四军军委指示信称:“省委决定四军攻永新敌军后,立即向湘南发展,……泽东同志须随军出发,省委派杨开明(按:即杨克敏)同志为特委书记,……详见省委通告,并由省委巡视员杜同志及杨开明同志面述一切。此致敬礼湖南省委6月26日。”⑯从此信中我们不难判断,杨克敏是在6月26日被湖南省委派往湘赣边任特委书记的,也就是说是在龙源口战斗之后才到达红四军的。




注释


①《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全史》,第232,233页;《何长工传》,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第212,213页。

②⑤《龚楚将军回忆录》上卷,(香港》明报月刊社1978年版,第177,178,178,179页。

③何重仁:《湘赣边区人民的革命斗争》,1952年2月1日《进步日报》。

④朱德:《从南昌起义到上井冈山》,《朱德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399页。

⑥《杨如轩致普涤平、何键等电》,《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第433页。

⑦杨克敏:《关于湘赣边区情况的综合报告》(1929年2月25日),《井冈山的武装割据》,第182,183页。

⑧吴淞:《红四军在井冈山的斗争》,《回忆井冈山斗争时期》,江西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552页。

⑨《中共湘赣边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给湖南省委的报告》(1928年7月4日),《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第148页。此报告,据《毛泽东年谱》上卷第248页称由毛泽东所作;毛泽东:《井冈山的斗争》,(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1页。

⑩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党史资料征集编研协作小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编:(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第537页。

⑪胡彦:《我所知道的朱德和“二杨”》,《“围剿”边区革命根据地亲历记》,中国文史出版社1996年版,第13,14页。

⑫杨如轩:(南昌起义后在赣西作战亲历》,《“围剿”边区革命根据地亲历记),第6,7页。

⑬《普涤平、何健6月25日复杨如轩电》,《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第433页。

⑭《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第148页。

⑮杨克敏:《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1929年2月25日),(井冈山的武装割据),第182,183页。

⑯(湖南省委关于军事工作给湘赣特委及四军军委指示信》(1928年6月26日),《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第142页。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保护与收集无线电、有线电战..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