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辉煌历程
忆第五次反“围剿”中的西线战场*1
2015/10/19

 忆第五次反“围剿”中的西线战场*——第一部分


周桓 莫文骅 黄振棠 黄文明 黄华炳

    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中的西线战场,主要作战方向有两个,一是永丰县的沙溪、龙冈、银龙下至兴国东部的雄岭、古龙冈地区;二是泰和县的沙村、老营盘至兴国的高兴圩地区。向龙冈方向进攻的敌军为薛岳第6路军第7纵队4个师;向沙村、老营盘进攻的敌军为第6路军之周浑元第8纵队6个师。从1933年10月到1934年10月,战斗在西线战场上的红军和地方部队有:在龙冈方向前期是由以陈毅为司令员,由地方部队组成的西方军和红23师(原中央警卫师)、江西军区独立第2团、3团,后期第8军团组成后,红21师亦调到这个方向作战;在沙村、老营盘方向前期为江西军区的独立第13团和各县警卫营、赤卫队等
(后编为独立第11团、12团)。后期先后到这个方向作战的有红3军团第6师;红5军团、红1军团。红5军团坚持到最后撤离,而后开始长征。这些部队在根据地人民的大力支援下,对“围剿”之敌进行了英勇顽强的阻击,有力地配合了东线和北线的作战,迟滞了敌人对中央苏区腹地的进攻,掩护中央和主力红军迈开了长征的第一步。我们几位当年的老战士亲身经历了西线战场上血与火的艰苦斗争。现在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是回想起在西线战场上的那些峥嵘岁月,回想起那些为之献身的战友们,我们的心情总是久久不能平静,他们的丰功伟绩将永远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一、西方军的组建和游击战的开展

    1933年9月下旬,蒋介石调集50余万兵力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五次“围剿”。初期,由于敌人“围剿”的重点在东线和北线,因此,中央红军的主力也相对集中在东线和北线战场。

    9月28日,黎川失守后,敌人加紧了对中央苏区的全面“围剿”,国民党军以其第81师、82师和92师等部队,采取“步步为营、堡垒推进”的战术,开始逐步向西线进行“围剿”和蚕食。为了加强西线战场的防御力量,保卫中央苏区腹地和“红都”瑞金的安全,阻止敌人从西线的进攻,11月下旬,中共临时中央和中革军委决定,把驻守在瑞金的中央警卫师调赴西线,与江西军区管辖的独立第2团、3团、13团和各县的警卫营、赤卫队等部队,合编组建“中国工农红军西方军”由江西军区司令员陈毅兼西方军司令员和政治委员,郭天民任参谋长。当时给西方军的任务是在赣江东岸的永丰、吉水、乐安一线设防,以阻击国民党军队从西线对中央苏区的进攻,配合主力红军的作战。

    西方军组成后,在陈毅司令员的指挥下,从西线的实际出发,开展了群众性的游击战争,并深入到敌占区骚扰敌人,破坏敌人的“围剿”计划,牵制敌人的有生力量,打了许多漂亮的游击战。1933年底,陈毅指挥西方军独立第2团、第3团,穿过敌人的堡垒封锁线,深入到敌占区,在新淦(今新干县)的七琴圩,袭击了国民党江西保安第2师师部和县保安团,活捉敌师长李向荣,打垮了县保安团,缴获了很多武器弹药。战后,西方军召开了庆功大会,陈毅亲自把李向荣“请”到台上亮相。李向荣是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中活捉的唯一一名敌师长。与此同时,在滕田、沙溪、石马、招携一带,陈毅组织许多敌后挺进队,到敌占区破坏公路、桥梁、通信线路,袭击民团,炸毁碉堡,积极开展游击活动,有力地牵制了西线敌人。

    1934年2月18日,中央警卫师奉中革军委命令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23师,师长孙超群、政治委员李千辉、政治部主任周桓。下辖第67团、68团、69团,全师共3000余人。为了加强红23师的力量,原中央教导团第3营也补充到红23师。这时,西线各县的赤卫队、游击队、警卫营等一些地方武装,又先后合编组成了江西军区独立第11团、12团。以上部队统一归西方军作战司令部指挥。

    西方军的组建和西线游击战争的开展,使敌人大为恐慌,蒋介石不得不把正在北线作战的薛岳第6路军第7纵队、8纵队调赴西线作战。1934年3月24日,红23师在乐安县大湖坪伏击了敌第7纵队一个团,歼敌大部,因援敌及时赶来,红23师主动撤离战斗,残敌才得以逃脱。

    西线战场L的游击战争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但是这一切都无法补救“左”倾错误给第五次反“围剿”带来的失败。从1934年1月到3月,红军主力在东、北两线作战中迭遭失利,伤亡不断增加,中央苏区不断缩小,由东、北两侧逐步西移,仅存有零都、兴国、宁都、石成、瑞金、长汀数县。

    对此,陈毅深怀忧虑,在五六月间先后发表了《开展游击战争的潮流》、《最近时期西北线游击斗争的检查》等文章,及时总结了西线游击战争的经骏主张战争的组织者应从实际出发制定作战方针,以我之长,击敌之短,“集中一切力量潜入敌人之后远方”。但是,陈毅的这些意见并没有被采纳,反被指责为“鼓吹游击主义,实属典型的机会主义者”等等.因此,在西线战场上西方军后来也只好按照临时中央规定的作战方针,进行消极防御,步步设防,开始了艰苦的阵地防御作战。

二、红军主力进人西线和阵地防御作战的开始

    1934年4月上旬,敌人在进攻广昌的同时,又集中兵力加强对西战线的攻势。在西线战场上,敌第7纵队第59师、90师、92师、93师沿沙溪、龙冈一线进攻,企图南侵兴国。西线战局出现危急,一旦西线被敌突破,中央苏区腹地——兴国将直接受到敌入的威胁。为此,中革军委命令西方军在龙冈构筑堡垒,挖掘堑壕,准备同敌人打“阵地战”,誓死保卫龙岗,阻止敌人南侵兴国。

    这时,中央红军主力在李德、博古的错误指挥下,在广昌保卫战中采用的所谓“阵地战”、“堡垒战”的打法,已经暴露出致命的弱点,可是,李德、博古仍搞拚命主义,坚持搞“阵地战”,并命令西方军各部队在龙冈四周山_L修碉煲挖工事,
以防御敌人的进攻面对教条主义者的错误指挥,陈毅在指挥西方军保卫龙冈的作战中,虽然也修了碉堡、筑了工事,但是并没有采用“阵地战”的打法,仍是以游击战的方式与进犯龙冈之敌进行作战。

    龙冈镇是1933年8月中央苏区设立的龙冈县驻地,四周群山起伏,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是西线战场上御敌南侵中央苏区腹地的头道天然屏障。

    入侵之敌第7纵队很快越过沙澳,逼近龙冈。这时,由于西线敌重兵压境,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为防止被敌人包围,陈毅把西方军主力红23师部署在龙冈镇西南的山头上,居高临下,俯瞰龙冈,观察敌势,龙冈镇的人民群众也都转移到山上,随时准备参加战斗。

    当时,在龙冈镇四周的山头上,我们修筑了很多碉堡和各种形式的工事,但大多都是在山坡上挖上一道深沟,顶盖用圆木搭架,用稻草和树枝铺在上面,再压上一层泥土。工事里用木捅装着粮食和水,白天晚上都住在里面;出出进进很不方便。对此,有些人想不通,认为山下有现成的房子不住,却要到山上来餐风宿露,到时敌人来了再上山也来得及。陈毅耐心地告诫大家,一定要百倍警惕,要做更艰苦的战斗准备。有一次,他在动员大会上幽默地说“老俵们,同志们,这次我们要在龙冈定生死,大家要保住‘上五寸’(指脑袋)就要吃得苦中苦,贪图安逸和舒服是要丢脑壳的。”

    4月中旬,薛岳以其第90师率先攻龙冈,在韶源与我独立第2团、3团发生遭遇战。独立第2团、3团边打边退,退至上固继续坚守。红23师闻讯赶去增援,与敌人交战数日,于4月下旬,敌人攻占上固村。但上固村附近的寿华山仍然掌握在我们手中。寿华山是上固的制高点,山势陡峭险峻,敌入由于没有重型火力,只是用步兵进攻,所以,强行仰攻一天,终无结果,伤亡累累,撤回上固村。晚上,红23师领导分析了战况,认为敌人决不会就此罢休,次日必定会运来重型武器继续强攻。为避免伤亡,决定主力撤离寿华山,部署在龙冈西南的山头上,准备伏击敌人,只留下独立团一个营坚守寿华山主阵地。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敌人运来山炮,猛轰寿华山达两小时之久,那种用树枝、茅草、原木和砂石建成的“碉堡”,哪里吃得住炮弹的轰击?几下子就掀塌了,山顶工事淹没在一片炮火烈焰之中。所幸的是隐蔽在堡垒掩休工事里的战士大部分及时撤了出来,但在敌人炮火的轰击中也牺牲了一部分战士。

    敌人侵占上固后,以3个师的兵力开始猛攻龙冈。4月30日,敌第90师在飞机与大炮的掩护下,向龙冈镇发起了总攻。当时,群众都已撤离镇上,转到安全地带,龙冈镇在敌人贬机大炮的轰击下,房屋大部分坍塌看到这种灰飞烟扬的情形,同志们气得咬牙切齿待敌人停止炮击后,敌先头部队开始蜂拥进叭龙冈,但是他们得到的只是一座空镇,见不到一个人影.正在敌人感到迷惑不解的时候,我军在统一号令下,战士们端起刺刀长矛,奔泻下山,冲到镇上和敌人在小镇的街道上,展开肉搏巷战。这时敌人的火炮对于近战发挥不了作用,飞机也不敢狂轰乱炸打退了敌人的先头部队后,敌人的后续部队又陆续冲上来,3个师的敌人轮番上阵,进攻龙冈。在我们的顽强阻击下,龙冈保卫战持续了3天,毙敌四五百人,我们伤亡也很大5月1日晚,遵照西方军司令部的命令,我们放弃龙冈,转移到南龙休整。龙冈保卫战,是我们第一次参加的“阵地战”。敌入的飞机
大炮把龙冈房屋全部炸毁了,我们撤离时,只剩下一片瓦砾,十分凄凉。

    经过10余天的休整,5月12日,红23师等部队秘密开赴龙冈以南的龙王阁,伏击了敌企图南侵的两个团,歼灭敌人一部,余敌逃回龙冈。

    龙王阁之战后,红23师又赴富田一带,参加了富田保卫战当时驻新安的敌第92师企图攻击富田,已构筑新安至富田的封锁线,并割断了与公略县的联系。按照上级的作战意图,富田保卫战的目的是歼灭敌人,并不是死守富田,因而部队在新安至富田之间隐蔽设伏.5月24日,国民党第92师6个团在向富田行军途中,遭到我们的突然伏击,仓皇失措,稍事抵抗,便溃逃新安,没敢继续进犯富田.这一仗,虽未歼多少敌人,但敌人溃退时,只顾逃命,沿途丢下的轴重和大量枪支、弹药、衣服、水壶等,满地散落。我们捡拾不少,补充了武器装备。

    富田保卫战打完后,我们来到东固休整。这里是赣西南早期工农武装割据的中心,当地群众杀猪宰鹅稿劳我们,还给我们敬酒洗尘,演戏慰问。

    5月底,敌第92师进人龙冈地区,并沿路推进,在约口河两岸修筑了不少碉堡。西线敌人的猖狂进攻及战局的发展,引起了中革军委的重视。为了防止敌人从西线侵入中央苏区腹地,中革军委决定调红1军团和红3军团主力进入西线,和西方军并肩作战,共同阻击敌第7纵队,以确保西线战场的安全。

    6月初,朱德率红军野战司令部进驻兴国良村中州。对我军行动作了具体部署:以红3军团为左翼,红1军团为右翼,中间相隔一条约口河,西方军独立2团为中路诱敌深人,红23师隔河阻敌,以歼灭好抢“头功”的敌第92师。

    6月8日,敌第92师进人银龙下西方军独立第2团的防区——火烧山阵地。独立2团按照预定作战方案,边打边撤,将敌人引入伏击范围之内。上午11时,战斗打响了。红3军团向火烧山阵地反攻,歼敌一个团。红1军团从右翼向敌发起了攻击,敌仓皇窜逃,由于约口河涨水,红23师隔河相望无泅渡工具,无法迂回敌后,只俘虏过河逃敌400多人,缴步枪400余支,机枪10余挺,其他敌人以约口河水之隔得以逃脱。

    火烧山一仗后,薛岳发现红军有主力移到西线,便龟缩在碉堡里不动,使我们在西线歼敌计划无法实现。不久,红1,3军团撤走,而以红23师在西线佯攻,继续牵制敌4个正规师。随后,红23师防守楼梯岭,独立2团防守火烧山,独立3团防守铁炉坑,与敌形成对峙态势。

    敌第7纵队一段时间蛰伏不动,不敢前进。我们则在阵前进行宣传,动摇敌士气,瓦解敌军心。我们在宣传中,经常给碉堡里的敌军士兵送点礼物和宣传品,如布鞋、毛巾、牙膏之类,和宣传品一起放在碉堡前面。碉堡附近,白天是敌军的世界,晚上则是我们的世界。敌军士兵行动无自由,生活也非常艰苦,供给艰难,有时莫说“二粥一饭”难于维继,连青菜也买不到吃。碉堡里不通空气,阴暗潮湿,蚊虫又多。这一来,生疥疮烂疤,发感冒伤寒的很多。我们向敌军士兵阵前喊话,唱一些“敌军士兵苦情歌”等民歌我们的宣传很有效,常有敌军拖枪过来当红军。

    “红军的口号是炸弹”,“红军的山歌是刺刀”。薛岳对此伤透了脑筋。他异想天开,一段日子里,也效法红军组织阵前反宣传,向我们投掷一些传单和胶鞋、毛巾,派一些“兰衣社”的特务来阵前向红军喊话。国民党特务每次喊话,都被我们
的口号声淹没。但敌人送来的胶鞋、袜子、毛巾等这些东西我们却全都收下了。很可惜,敌人送了几次就再也不送了。

三、红六师到西线

    1934年6月下旬,国民党军队完成了对中央苏区四面的堡垒封锁线后,开始加快了向中央苏区腹地进攻的步伐,分兵6路向中央苏区发动了猛烈进攻。其中西线战场又增加了周浑元第8纵队6个师,加上第7纵队4个师,共10个师的兵力。

    当时东线和北线都被敌人突破了,只有西线还在我们手中,如果敌人突破了西线就进人了兴国,将直接威胁中央苏区和领导机关的安全。为了加强对西线战场的防御力量,中革军委在7月初,将我们红3军团第6师(辖第16团,17团、18团)调到西线作战,同时决定将西方军原辖的几个独立团改编为第61团、62
团、63团和红3军团第6师会同在一起,仍归西方军司令部指挥。在兴国西北地区沙村、老营盘方向共同抵御敌周浑元第8纵队之第5师、13师、28师.96师、98师和第99师的进攻。面对敌重兵压境,中革军委要求西线红军不惜一切力量继续捍卫苏区,求得战役上的大胜利。为此,在西线战场上也采取消极防御的错误方针,以有限的兵力,继续同优势的敌人死打硬拚。红3军团第6师前身是兴国模范师,部队的指战员大多是兴国子弟兵,我们在师长彭德清、政治委员徐策的带领下,为保卫家乡、保卫苏区,在家门口作战,都表现得极为勇敢顽强,打了许多硬仗恶仗。这时西线战场上的作战完全受军事顾问李德在瑞金的遥控指挥,由于李德不了解情况,在指挥作战中有时甚至闹出笑话来。如7月15日,军委命令红6师派一部分部队去扼守一个叫“牛牯嵊”的山头,地图上标明的是在一条河的右岸,但部队抵达后却发现“牛牯嵊”实际位置在河的左岸,完全在敌人堡垒火力的射程之内,强攻不下受到了很大的伤亡,只好退回。李德远在后方,完全凭借地图指挥作战,哪有不错之理。

    在李德的瞎指挥下,西线战场也开始陷入极为被动之中。从7月初到8月底西线战场上天天战事不断。为了阻击敌人的进攻,陈毅指挥我红6师和3个独立团,利用有利地形,在沙村至老营盘一线的崇山峻岭中,顽强阻击敌周挥元第8纵队的频频进攻。8月9日,敌第96师和第13师经泰和、古陂圩一线向沙村一线我军阵地发起攻击,遭我红6师和3个独立团的顽强阻击。随后,周浑元又先后调动6个师的兵力轮番从沙村方向向兴国进攻。为此,红6师和3个独立团先后在沙村、车背坑、湖背岭、老营盘等地,节节抗击敌人的进攻。而这时,李德和博古仍死抱着“阵地战”不放,命令西方军以“堡垒对堡垒”阻击敌人的进攻。在李德命令下,苏区的人民群众成群结队支援子弟兵作战,男女老少一齐出动,帮助挖战壕、筑碉堡,在大大小小的山头上修起一座座支撑点,挖了一道道堑墩,可是在敌人的猛烈炮火的轰击下,这些工事根本无济于事。因下雨,有的工事倒塌后把战士压死在里面。在这种“堡垒对堡垒”的作战中,我军付出了重大的代价。错误的指挥,便战斗节节失利,但执行“左”倾路线的一领导人却把这此归罪于前线的指战员身上,频频的处置一些与他们意见不同的指战员,使大家敢怒不敢言。

    8月下旬,敌周浑元纵队以其第5师、13师、96师开始进攻兴国的西大门老营盘。老营盘是泰和通往兴国的古释道,林深路隘,山高峰险,自占乃兵家必争之地。在陈毅指挥下,我红6师和3个独立团在老营盘隘口与敌人鏖战数日,红军健儿英勇顽强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攻势。

    一天,陈毅来到老营盘前线红6师第16团前沿阵地视察,适值周浑元部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老营盘阵地猛烈进攻,陈毅在对部队作完指示离开阵地时不幸负了重伤,被送往后方医院治疗。随后,原赣南军区政治部主任李赐凡接任江西军区司令员职务。




注释

此文作者除周桓、莫文骅外,其他当年任职情况是:黄振棠任红6师16团代政治委员;黄文明任6师17团技术书记;黄华炳为红23师67团3营7连文书。









(原载于《红军反“围剿”回忆史料》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 对红四方面军粉碎第四次“围..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