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辉煌历程
回忆第五次反“围剿”中的南线作战1
2015/10/18

 回忆第五次反“围剿”中的南线作战——第一部分


方强

    每当我重读毛泽东1934年夏写的《清平乐·会昌》这一诗篇时,便浮想联翩,想起当年毛主席来到中央根据地南线战场的情景,忆起那会昌城外的日口夜夜。

撤守盘古隘

      1934年春天,是中央根据地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第五次“围剿”最紧张、最困难的时候。

    4月,敌人攻占广昌,闯进了中央根据地的北面大门,并继续向我腹地进攻。与此同时,在根据地南面国民党广东军阀陈济棠以他的亲信李杨敬部第3师为骨干,增编为南路军第2纵队,投入2个军、1个独立师、1个航空大队和1个重炮团的兵力,向我寻乌、安远、重石、清溪、鸽门岭等地区进攻,企图打开中央根据地的南大门,威胁我中央苏维埃政府所在地——瑞金。这时,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领导已全面控制了中央苏区,排斥了毛泽东在苏区中央局和红军的领导。面对强大敌人进攻的形势,“左”倾错误领导以及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李德,不仅把毛泽东的正确军事路线当作所谓“游击主义”、“逃跑主义”拚命反对和恶意攻击,而且错误地估计形势,强令推行一套谓曰“新原则”,荒谬地提出什么要“不让敌人蹂确一寸苏区”,“六面出击”,“两个拳头打人”,“分兵把口”,“短促突击”,以堡垒对堡垒,打消耗战,在战役战斗上打持久战,“御敌于国门之外”等等,使反“围剿”战争日益被动,根据地日益缩小在此期间,毛泽东曾两次建议,留少量红
军在根据地配合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采取广泛的游击战争,来牵制敌人,集中主力到广大无堡垒地带寻求作战,迫敌后撤,在运动中歼灭敌人。但是,都遭到了李德等人的拒绝。

    在根据地南面,红22师是作战的主力部队。我们这个师,是在1933年6月7日,奉中革军委命令,由红23军改编的。1934年3月23日,又得到军委原第2教导团(缺1营)、第3教导团充实,全师编成第64团、65团、66团,共8000余人。我任师政治委员;第一任师长龚楚,第二任师长程子华;师参谋长孙毅;第一
任政治部主任史有生,第二任政治部主任刘道生。在“左”倾军事冒险主义错误指导下,我们红22师被迫在筠门岭地区同敌人打阵地战、堡垒战。打得十分艰苦。

    药门岭东临福建、南瞰广东,北距会昌55公里,距红色首都瑞金只有100公里,是水陆交通要道,是粤赣边区的重镇也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

    我们对敌人进攻的企图和态势是比较清楚的,敌人要攻占会昌,一定先夺筠门岭。从各方面情况判断,敌可能以南路军全部兵力分两路向筠门岭发起攻击:一路主力从寻乌、吉潭经澄江、盘古隘正面向筠门岭攻击;另一路经安远向清溪迂回配合正面攻击,掩护敌东翼安全。

    根据敌人企图和地形情况,我红22师分三线部署,筑堡防御。第一线在汝口。距盘古隘8公里;第二线在盘占隘,这是一个山娅,两侧山峰突起,小道崎岖,地势险要,距筠门岭15公里,是扼守筠门岭的重要前沿阵地;第三线在筠门岭,我师3个团配置在上述三线地区防御,正面放1个团,以两个团位于筠门岭西南高地,担负侧击和反击。清溪方向,由地方兵团担任防御、钳制敌人。

    4月初,敌南路军1,2纵队从南面两个方向开始进犯筠门岭,敌2纵队第7师攻犯罗塘,第8师攻犯澄江,独1师攻犯桂坑,从正面进攻筠门岭。敌人第1纵队第5师侵占寻乌,第1师侵占重石,第44师向清溪搜索,从西迂回威胁筠门岭。4月上旬和中旬,我师分别在澄江、岔口、盘古隘连续进行了顽强的防御作战。

    汝口被敌人突破后,敌人迫近我盘古隘阵地,修筑起三合土碉堡,排列起各式大炮,轮番向我阵地轰击。盘古隘阵地是我第64团2营6连扼守,在营长指挥下,部队依托土木构筑的简陋工事,同敌人碉堡对垒。战士们发挥聪明才智,在阵地前沿和交通要道撤满铁蒺藜,设置竹针陷井、鹿砦,使敌人几有寸步难行之势。在树丛中隐蔽特等射手,专门狙击敌人的指挥官,打得敌人心惊胆颤,阵地坚如磐石。

    敌人被打得恼羞成怒,于4月中旬又以第7师及第8师两个团倾巢出动,用整团整团的兵力,开始强攻盘占隘,先以两架飞机狂轰滥炸,接着就是一阵大炮轰击,眨眼之间,山埂上土石崩裂,硝烟弥漫,我们修筑的土木碉堡几乎全被炸毁,战士们利用地形顽强抗击,英勇战斗,坚守阵地,大量杀伤敌人。敌团长邱福成被我特等射手打成重伤,敌人约1个营被我全歼,在我阵地前敌人留下大片尸体。战斗到黄昏,枪声逐渐稀疏下来,这时,6连已经完成阻击任务。我们派人通知他们撤下来,6连指战员们真是有勇有谋,他们趁着夜幕降临,攀着藤子和用
毯子结成长绳子,一个接一个从30多米高的悬崖上滑下来了,安全归队。我们与敌人浴血奋战一天,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不得不放弃盘古隘,撤至筠门岭阵地。然而在我6连主动撤退时,敌人以为坚守盘古隘山上的红军既无弹药补充,又被包围,已是插翅难飞,于是搬来梯子,企图爬上山消灭我们。当敌人象乌龟一样爬上山时,竟是空空如也。这次战斗,我军予敌很大杀伤。被陈济棠称为有“武胆”的指挥官李杨敬惊叹地说:“红军勇敢善战,射击技术精良,构筑防御工事巧妙”。当时,《红星报》对盘古隘作战的情况作了报道,予以高度赞扬:“西南方面的粤敌在帝国主义指使下积极向我苏区进攻,企图占领赤色筠门岭。我红6连奉命固守盘古隘,阻止敌人。当时敌人有1团以上兵力,特别是敌人具有优势的火力和空军,四面八方围困我第6连,猛烈地攻击,我们的阶级战士毫不动摇,激
战一日到晚,坚决与敌抵抗……”

激战筠门岭

    部队退守筠门岭阵地后,我们全师还保持有7000多人。在敌人发动新的进攻前的间隙,我们一方面让部队进行体整,另一方面抓紧时机修筑工事,准备迎接新的战斗。筠门岭是扼会昌南部的咽喉,我们预料敌人必将全力夺取,进逼会昌。尽管我们意识到来来的战斗任务艰巨,但更感到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的窝火。

    在前几次反“围剿”中,我们22师按照毛泽东制定的战略战术原则,灵活地运用游击战和游击性的运动战的作战形式,英勇地转战于闽西赣南广大地区,配合兄弟部队打了许多胜仗。但在第五次反“围剿”一开始,我们却被命令分兵把口,固守在碉堡里,捆住了自己的手脚,硬挺着天天挨敌人的飞机、大炮轰炸。以前作战,我们总是越仃越“富”,每打一仗,队伍壮大一次,武器弹药得到补充。可是现在,越打越“穷”,消耗1粒子弹,就少1粒子弹。蒋介石这个“运输大队长”运来了那么多武器,也不能象过去那样顺利“接收”了。特别使我们震惊的是,根据地边沿地区出现了“反水”的现象,在敌人重兵压境、地主和反革命分子威胁诱骗下,“反水”的人打起白旗,拿着梭标、土枪,配合敌人对我部队进行骚扰,这种情
况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这是否定了毛泽东制定的正确土地政策,实行错误的土地政策的恶果。由于部分中间群众发生动摇,影响了基本群众的革命情况,因而给我们造成极大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干部战土心中笼罩着一团团疑云,也发生了种种议论:为什么过去总是整团、整师、整路地歼灭敌人,打大胜仗,很快粉碎了敌人的“围剿”为什么现在处处被动,困守碉堡天天挨打,打不破敌人的“围剿”?为什么不采取过去那种有效的打法,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声东击西,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战中一口一口吃掉敌人?听到同志们这些谈论,我们心中也想不通,有时躺在铺上彻夜难眠。

    盘古隘既失,筠门岭阵地前再没有什么屏障了。敌人有四五倍于我的兵力,有中国和外国造的各种各样的大炮,天上有飞机.而我们只有1个师,重火器也只有几挺重机枪,力量对比悬殊,可“左”倾错误领导不视形势,仍然命令我们“死守筠门岭”。在战斗没打响之前,我到部队前沿看了看,深感“命令”难以完成,如还是筑碉堡固守,等于作茧自缚,即是象过去那样坚持对垒也难守住筠门岭了。为了加强防御,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我们将部队部署作了调整,将第65团放在筠门岭东南高地,担任正而防御,将第64团和第66团部署在筠门岭西大片田、容田高地。

    4月21日晨,敌人果然开始了大规模进攻,敌人第2纵队第7师、8师、独1师倾全力从正面向我筠门岭东南阵地进攻,敌第1纵队第1师、5师、44师从西迂回我清溪高地的依托阵地,敌人第5航空大队用10架飞机在我阵地上轮番扫射、轰炸,接着又是一阵一阵炮火向我前沿阵地轰击,企图摧毁我阵地。

    筠门岭阵地上,硝烟呛鼻,火焰腾空,烟飞土漫,山崩石裂,我们用土木修筑的碉堡,经不住敌机轰炸和炮火轰击,大部都被击毁了,坚守在里面的同志,有的牺牲了,有的负了重伤。战士们灵活而迅速地离开碉堡,利用地形地物继续顽强固守山头阵地。

    敌人进攻越来越急,越来越密,每当敌人强攻时,我部队又不得不用“短促突击”的打法向敌人反击,每每刚突下去,便招来敌人飞机低空扫射轰炸,使我们付出了重大牺牲,即使有时突击成功了,也无法站住脚跟,不得不立即收回。这真是一场殊死的战斗。我指战员高喊着“保卫苏区、保卫人民”,“为战友报仇”的口号奋不顾身,英勇战斗,杀得敌人横尸遍野,象滚瓜似地溃退下去。同志们英勇牺牲精神,使我热血沸腾。但是,作为师政治委员,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一个倒下去,心
里好象刀绞似的疼痛,不时暗暗地责怪自己组织指挥不力。

    下午,敌人又增加了部队,几乎用整个兵力以集团战术向我发动进攻。霎时间,炮声、轰炸声响成一片,浓烟蔽日,烈火腾腾。傍晚,终因敌众我寡,阵地被敌人突破了,再也无法固守这时,高级指挥部才允许部队撤出战斗。我带着1个营殿后,掩护全师转移后撤。








(原载于《红军反“围剿”回忆史料》)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 对红四方面军粉碎第四次“围..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