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红五军团
广昌保卫战
2015/9/30

 广昌保卫战


张宗逊

    1933年11月20日,驻福建的国民党第19路军,因不满蒋介石卖国投降和排斥异己的政策,公开宣布同蒋介石决裂,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亦称“福建人民政府”)。蒋介石立即由包围中央苏区的北线抽调9个师的兵力,去进攻第19路军。此时,推行“左”倾错误的临时中央领导者,不懂得争取同盟者,援助“福建人民政府”,乘机将红军主力转到外线作战,以打破敌人的“围剿”,却命令东方军主力到黎川地区去进攻敌人的堡垒阵地,去同敌人拚消耗。

    那时,我任红5军团第14师师长,按照上级命令率全师到广昌去接防。我们师兼广昌警备司令部,我兼广昌警备司令,师政治委员朱良才,参谋长袁良惠(回族.宁都起义后参加红军),政治部主任唐天际。

    广昌是军事战略要点,中央苏区的主要门户之一广昌县城,西北傍山,山高约200米,伸延数公里;东南是丘陵地带。广昌地处几条要道的汇合点,南达宁都、石城,是守卫中央苏区中心瑞金的要冲.第14师的任务是:修筑广昌城到甘竹(广昌以北10余公里)一带的防御工事。这项任务由前两任广昌警备司令陈奇
涵和张经武已经动员民工修筑了很长时间,在广昌城北郊修了一个大调堡,在甘竹西北面修了两个中型碉堡,都还没有完工。这些碉堡壁厚1米,是多层的,底层准备作营以上指挥所。14师到广昌接防以后,李德经常到广昌来视察工作,他批评原来修筑的调堡目标太大。他说这样不行,要改为构筑支撑点(独立的,目标小的工事),要求既要目标小,又能够向四面发扬火力。原先修的碉堡射击孔是里面小,外面大,同国民党军队修的碉堡一个样。李德要求改修成射击孔外面小,里面大。他还要求在每个支撑点里储存足够1个星期用的干粮和水,准备能够死守1个星期。14师在广昌城和北到甘竹一线,共用了5个月时间,构筑坚固的大小支撑点和“主碉堡"10多个。广昌城没有城墙可依托,主要靠周围7个支撑点来固守,分布在甘竹到广昌的支撑点,驻守的兵力不等,有的为1个营,有的为1个连,有的仅1个排。14师以4个营的兵力守支撑点,以5个营的兵力作为反冲锋部队。

    1934年1月下旬,国民党军队在镇压了第19路军和“福建人民政府”以后,进一步完成了对我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四面围攻的部署,重新开始对我进攻。首先是打通泰宁、黎川一线。

    在敌人新的进攻面前,“左”倾错误领导者由军事冒险主义转入军事保守主义,采取李德的筑堡设防、“短促突击”、节节抵御的消极防御方针。在这种错误方针指导下,从1月下旬到3月下旬,第5军团在黎川以南之横村、樟村的阵地防御战;第1军团、第9军团和第3军团第4师在凤翔峰的阵地防御战;第1军团、第9军团协同第3军团反击进占南丰西南三溪圩、三坑之敌的作战;第1军团和第3军团反击由将乐进占泰宁、新桥之敌的作战等都未打好,既没有取得战术上的胜利,更没有在战役和战略上击破或打乱敌之进攻计划,反使自己遭受重大损失。仅3月中旬的三溪圩、三坑反击战,我军伤亡就达2200余人。

    敌军在攻占泰宁、新桥之后,开始集中主力于北线,企图首先夺占广昌,打开我中央革命根据地北面的门户,尔后会同各路“围剿”军进占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区。

    “左”倾错误的领导者,在得知敌人准备向广昌发动总攻的消息后,便把红1方面军总司令部撤回瑞金,调集红军主力坚守广昌。李德和博古到广昌前线直接指挥。他们在前方组织了一个临时野战司令部,总司令名义上还是朱德,实际上是李德指挥一切,博古担任政治委员,周恩来则被放在远离前线的瑞金留守。李德和博古来到前线,却躲在距离广昌西南六七公里的坑道里指挥,博古不懂军事,完全依靠李德。他们不顾红军主力连续作战、十分疲劳、减员很大的情况,急调在建宁地区的第1军团、第3军团和第5军团13师,龙冈第23师,协同原在
广昌地区的第9军团,共9个师的兵力,在广昌及其以北地区同敌人进行“决战”。

    这时,我们14师划归第9军团建制。军团长罗炳辉,政委蔡树藩。第9军团辖第3师和第14师。

    王明“左”倾错误领导者,拒绝了毛泽东、彭德怀和红1军团领导等提出的:打到敌人后方,以调动敌人,粉碎“围剿”的正确主张。反而提出要象“保卫马德里”一样地“死守广昌、寸土必争”,“为着保卫广昌而战,这就是为着保卫中国革命而战”,“胜利或者死亡”等拚命主义口号。他们大搞惩办主义,如14师政治部主任唐天际,看到广昌北面山上孤零零地修了一个被动挨打的碉堡,便让部队在广昌南面河边修了一个工事,准备一旦顶不住敌人时,可掩护部队撤退过河。这个工事刚刚修好,李德来到前线,他看到这个工事很生气,在会上拍着桌子问:“谁让在河边修这个工事的,这岂不是准备退却吗?这样做还怎样誓死保卫广昌呢?”会后,把唐天际撤了职。

    李德部署红9军团第14师担任广昌的守备和甘竹、罗坊、洽村一带防御;红9军团第3师和第23师在旴江以西牵制敌人;红1,3军团及5军团第13师在旴江以东打击敌人。并下令采用以集中对集中、以“堡垒对堡垒”、“短促突击”、节节抵抗的战术来应付敌人。

    4月10日,敌人集中11个师进攻广昌。敌第11师,14师,67师、94师,98师为旴江西纵队,沿旴江西岸进攻;敌第5师、6师,79师,96师,97师为旴江东纵队,沿旴江东岸进攻;预备队第43师在旴江西跟进。敌军进攻正面约15公里,采用江东受阻时江西推进,江西受阻时江东推进,交替着边筑堡垒边推进的战法。

    4月11日,敌人首先在旴江东岸向大罗山、延福嶂阵地进攻。红1,3军团采取阵地防御结合“短促突击”的战法,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和敌机的狂轰滥炸,顽强抗击敌人。敌第6师17旅依托新筑的碉堡向白叶堡高地我军阵地攻击,被红3军团第5师击溃,俘虏敌团长以下120余人,残敌缩回碉堡。下午敌31团,在飞机支援下,又向我军阵地进攻。红3军团第5师和6师一部对敌进行反击,敌人伤亡惨重,又撤回堡垒。但是,红军根据李德的“短促突击”战法,不但不能诱敌深入消灭敌人,反而使出击部队遭到不应有的伤亡。所谓“短促突击”,即敌人从堡垒里出来,推进到离我们的阵地几十米或上百米时,我们的部队就短距离的突击,迅猛地扑上去打击敌人,可是敌人马上缩回碉堡里去,我们只能消灭少量敌人,而我出击的部队却完全暴露在敌人飞机、炮火的轰击之下,有的部队回撤时就遭到敌人炮火杀伤。就这样,红1,3军团在旴江东岸仍然挫败了敌军的进攻。

    12日,旴江西岸的敌第5纵队罗卓英部4个师和第98师乘红军主力在江东激战,而且旴江水涨,渡河困难之机,当晚向甘竹推进。13日,敌军突破西岸红9军团3师的阵地,占领咸水岩、百子岭,14日,敌人占领甘竹,尔后两日在甘竹、潘家渡一线修筑碉堡。17日,敌又占雷公蛛、朱溪堡、亦门寨、李家堡,控制了甘竹及其附近地区。我们14师守甘竹的部队在甘竹附近几次向敌人反冲击无效,我便指挥部队在正面依托阵地节节阻击敌人南进,以确保长生桥供红1,3军团渡江。

    东岸敌军纵队在空军支援下,于19日攻占我延福嶂、大罗山一带阵地。当晚7时,红1军团向大罗山敌军反击,战斗极为激烈,予敌重大杀伤,敌第16团团长被击毙。我军恢复了大罗山以南及西南阵地,但是敌军不断增援,红1军团于次日拂晓被迫撤出战斗。

    20日,旴江西岸敌军由甘竹一线向长生桥推进,东岸敌军由大罗山、延福嶂向高洲缎进攻。下午1时30分,东岸敌第79师235旅进至饶家堡附近集结。红军迅即向该旅三面围攻,红1军团由狗头坳、山平嘴向饶家堡攻击,红3军团由墓坑向前排、饶家堡北端迂回,断敌退路,使该敌处于危急境地。敌第97师前来增援,以优势兵力反扑,红军向南退却。当晚,红3军团第4师、5师,趁夜向敌占领的饶家堡、司前排阵地猛攻。那晚,阴雨绵绵,射击困难,红军只得和敌人进行白刃战,饶家堡虽然6次易手,结果未能大量歼灭敌人。天明,我军只得撤出战斗。

    21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下达保卫广昌的政治训令,命令中强调的仍是李德的那一套:“我支点之守备队,是我战斗序列的支柱,他们应毫不动摇的在敌人炮火与空中轰炸之下支持着,以便用有纪律之火力射击及勇猛的反突击,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纯粹是单纯防御的阵地战。

    22日,红1,3军团渡过旴江,到达西岸的广昌西北地区,当日,西岸敌人占领了长生桥,次日,东岸敌人占领高洲垠。

    24日,敌人在广昌以北发动进攻。先用飞机轮番轰炸,接着炮兵轰击,凭借堡垒线和优势兵力,消耗红军的有生力量。李德要利用构筑的“永久工事"死守广昌。彭德怀再三向李德提出广昌是不能固守的,我们用土木构筑的工事,是经不起敌人飞机、重炮轰击的,如果固守广昌,用不了几天时间红军主力将全部毁灭,广昌也守不住。彭德怀建议采取机动防御,派一部分部队进占工事,吸引敌人的进攻,红军主力控制于城西南5公里的山地,隐蔽集结,待敌人进攻我守备阵地时,则相机突击敌外侧一点,以求消灭敌人一部。澎德怀绘制了兵力配备图,写出了作战计划,才总算得到李德的同意,避免了红军主力遭到毁灭的危险。李德就是这样一个主观主义、依靠图上作业指挥作战的“战术家”,但是当时中国的地图是极不准确的。

    26日,旴江东西两岸的敌人,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支援下,在这狭小地区发动全线的总攻击。红军以红9军团3师和红5军团13师在旴江东岸抗击敌军,我们14师扼守广昌;红1,3军团和红23师向旴江西岸之敌反击。

    敌军步步为营,以7个师慢慢推进,1个炮兵旅不停地轰击,每次出动六七架飞机轮番轰炸,前进一次只1000一2000米,在火力完全控制之下,站稳脚跟,先做好了野战工事,配备好火力,再向前推进一步。

    旴江西岸敌军,27日,在空军支援下,以猛烈炮火,连续轰击巴掌形红军阵地。红3军团对敌进行反击,于上午10时向南撤退。11时,敌向西华山猛攻,彭德怀军团长指挥作战,红3军团在西华山和敌人打成对峙。敌第67师向清水塘进攻,遭到红3军团4师、红1军团1师和2师截击,敌军伤亡惨重。下午,敌第97师向清水塘增援,由飞机、大炮支援向我军阵地猛烈攻击,我军只得开始撤退。向莲花山进攻的敌第14师进到莲花山南端时,遭到红军猛烈攻击,伤亡很大,后来敌第11师增援,和我军对峙。

    旴江东岸,罗炳辉军团长指挥红9军团第3师和红5军团第13师多次向敌人反击,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但部队遭到重大伤亡,终于未能阻止优势敌人的攻击。敌人在下午占领了广昌东北的姚排洲、藕塘下一带,与旴江西岸敌人会合。此时,广昌处于东、北、西三面敌人包围之中。

    我们14师担任广昌守备,坚守在支撑点内,在敌人的大炮、飞机轰击下,英勇地打击敌人。当时,在“左”倾错误统治下,惩办主义盛行,没有上级的命令不敢后退半步。我们师坚守支撑点的几个营的指战员都没有放弃阵地,在敌人重炮和飞机轰击下没有及时撤出,半数与阵地共存亡了。全师伤亡很大,团以下干部伤亡很多,团长马良骏负伤,我的警卫员小李也阵亡了。

    李德等看到了他们以“堡垒对堡垒”,“短促突击”,消极进行阵地防御战的破产,不得不下令红军于27日晚撤出广昌,向广昌以南转移。敌军于28日进占广昌。

    广昌保卫战,激战了18天,是第五次反“围剿”战役中最激烈的一次战斗。红军虽然给了敌人以重大杀伤,但是参战的红军部队也伤亡了5500余人,占参战总兵力的1/5,而且缴获甚少,弹药得不到补充,是一次典型的阵地消耗战,给以后的作战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红9军团和我们14师伤亡最大,中央军委命令撤销14师番号,幸存的兵员编补到红3师,红9军团实际上只剩1个师的兵力了。这次战斗之后,我被调到驻在瑞金的红军大学学习。

    广昌战役的失利,证明了毛主席提出的“集中优势兵力,诱敌深人,各个击破,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战略方针是完全正确的。前四次反“围剿”都取得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和其他物资的胜利,创造了取之于敌,用之于敌的以战养战的有利条件。每粉碎一次“围剿”,苏区就扩大一块根据地,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积极支援红军。而“左”倾错误领导下的第五次反“围剿”,红军遭到惨重损失,根据地日益缩小,原来有二三十个县连成一片的中央苏区,只剩下瑞金、粤都(今于都)、会昌等三四个县,最后不得不退出中央苏区,进行长征。

    遵义会议通过的《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指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主要原因是军事领导上犯了单纯防御的错误,违反了中国国内战争中战略战术的基本原则,它表现在以单纯防御战略代替了决战防御,以阵地战、堡垒战代替了运动战,并以所谓“短促突击”的战术原则来支持这种单纯防御的战略。这就使敌人持久战与堡垒主义的战略战术,达到了目的。

    广昌战役的教训,给广大红军指战员上了一堂深刻的教育课,说明只有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和路线,才能指引红军从胜利走向胜利。





(1989年10月于北京)

(原载于《红军反“围剿”回忆史料》)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 对红四方面军粉碎第四次“围..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