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红五军团
忆南雄、水口战役中的红五军团
2015/9/24

 忆南雄、水口战役中的红五军团


贺光华

    南雄、水口战役,是红1方面军于1932年发起的6次进攻

战役中的第3个战役,我红1,3,5军团、闽西军区红12军、江

西军区独立第3、第6师,都参加了这一战役。是役从1932

年7月2日至10日,先后经历了池江、梅岭关、大庚(今大余)

、南雄、水口等多次战斗,最后于粤北南雄、水口地区一举

将敌击溃。此役,先后共击溃粤敌16个团,毙伤敌近3000

人,特别是水口战斗,其惨烈程度为我红军史上所罕见。尽

管我军因某些失误没能全歼敌人,但仍不失为一次胜仗,沉

重打击了广东军阀陈济棠,使其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不敢进犯

苏区,稳定了中央苏区南翼,为我军尔后在北线作战创造了

条件。南雄、水口战役是我红5军团自1931年12月宁都起义

以来参加的第一次大仗,也是一场著名的恶仗。广大指战员

在董振堂总指挥、肖劲光政委直接指挥下,手挥大刀与敌进

行了英勇拚搏,最后于7月10日与红1军团、红12军、独立

第3、第6师一起将优势敌人全部打垮,溃敌逃入南雄城。红

5军团经受了一次血与火的严峻考验,从而成为我红军又一支
劲旅。

    我是1932年2月随周子昆参谋长(红3军军长调任红5军团

参谋长)由红3军军部调到红5军团司令部任机要科长的。南雄

、水口战役期间,我始终跟随军团总指挥董振堂、政委肖劲

光在战地指挥所里。这次战役的过程,许多具体情景,为我

耳闻目睹,现将当时红5军团参战情形侧忆如下,以作为对我

军阵亡烈士英灵的告慰,也了却我多年来欲将此段战事告知

世人的这一心愿。


回师赣南打击人侵粤敌

    赣南是中央苏区的一部分,是红军在北线作战的后方。蒋

介石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遭受失败后,并不甘

心失败,加紧进行反革命的军事行动,设立以军政部长何应

钦为总司令、广东军阀陈济棠为副总司令的赣粤闽边区“剿
匪”总司令部。何应钦就职后,纠集粤军、湘军和蒋介石嫡

系部队共6个多师的兵力,向中央红军和苏区实施“围剿”。

敌第1军余汉谋指挥19个团大部乘机侵入赣南。其第1师((4

个团)、第2师(4个团)和军属第2教导团集结赣州城及以南地

区,其第4师((4个团)进驻信丰并向雩都窥探。其军属第1教

导团随军部驻在大庾。其独立第1旅((3个团)、独立第2旅((2

个团)分别驻在粤北的仁化和南雄。这就构成了对我赣南苏区

的严重威胁。

    1932年4月,红5军团在配合红7军团攻克福建省龙岩、漳

州后,就地执行工作队和宣传队的任务,组织、武装群众,

发展革命根据地,深得人民群众的拥护;部队的战斗情绪很高

,物资得到补充,装备得到了改善,队伍比较整齐之后,依

照中革军委“总的行动的决定”,于5月底到龙岩地区集中。

6月3日由集中地出发西进,回师赣南,打击入侵的粤敌。沿

途经过上杭、武平、寻鸟等县境及信丰县新田圩向南雄进发

。在1个多月的行军中,我们5军团指战员每到一地宿营休息

,都受到当地人民群众的热情欢迎。乡亲们听说来的这支部

队是由宁都起义参加红军的,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主动迎

接慰问,向指战员们送水送饭,到处洋溢着军民鱼水情。这

更加坚定了5军团指战员参加红军、当好红军的决心。许多指
战员都深有感触地说:在那边(指国民党军队里)我们每到一处

,老百姓都躲得远远的,很难见到,更不会来欢迎我们。现

在不同了,老百姓把我们当成他们的子弟兵,我们应该好好

地为解放他们而战斗。

转兵粤北堵截溃逃之敌

    正当我们红5军团向南雄进发时,大庾之敌已经退却,经大

小梅关向仁化逃窜。因此,红1方面军朱德总司令(兼)和中革

军委总参谋部部长叶剑英便命令我们5军团于7月5日下午4时

直插南雄以南“堵截南雄敌,勿任其逃跑”。7月6日,5军

团进至南雄近郊,并佯攻南雄城。这时方面军得知大庚之敌

未动,而粤敌第4师已放弃赣南的信丰,进至九渡水地区,正

向南雄靠拢。我们红5军团奉命北返,进到罗田、赤石、州头

之线待命。7月7日,敌第4师进乌迳。方面军首长决定我们5

军团在江西军区独立第3、第6师配合下,消灭乌迳之敌。

    7月7日上午9时,我5军团先头部队进至黄坑,得悉敌第4

师己于当日1时离开乌迳 ,沿侦水河南岸向水口方向撤退。军

团首长当即决定改向水口方向截击敌人。下午1时,部队到达

黄坑附近大休息。此时,天气十分炎热,指战员们仍人不脱

衣、马不卸鞍,准备随时应战。红5军团的大多数人出生于北

方,来自河北、河南和陕西等省,从未经历过南方的高温天

气。正当大家新奇地谈论南方盛夏季节的异趣时,忽见两名

战士领来两位老乡,说有重要情况要当面报告部队首长。于

是侦察科彭科长便出面接待了老乡,进行了询问。原来在我

们部队休息处左侧的大山脚下,有一股粤敌约三四干人,刚

吃完饭,一个个都脱光了衣服,躺在吊布床上睡大觉,没带

什么重武器,骡马和行李担子也很少。彭科长将此重要情报

立即向军团总指挥董振堂和政委肖劲光作了报告。军团首长

经过分析,判定是由信丰向水口撤退的粤敌第4师,该敌不知

我军亦到达此地,遂决心出其不意地发起攻击,一举将敌消

灭。

    为了详尽弄清敌情,军团参谋长周于昆当时便提议:让侦

察科彭科长先带领一个有实际作战经验的便衣侦察班,分成3

个小组,分头隐蔽地接近敌人,查清其人数和所在地形,并

绘制出要图,迅速返回报告。临行时,周参谋长还嘱咐彭科
长:情况查清后,你带领一个小组先返回,留两个小组在那

里继续秘密监视敌人。侦察班接受任务后立即出发。接着,

军团首长又继续分析敌情,研究对敌作战方案;同时下了预

先号令,命令部队马上做好战斗部署与动员工作,并将已经

掌握的敌情和军团将采取的行动方案报告了方面军首长,同

时通报了I军团总指挥林彪和政委聂荣臻。

    当军团首长正召集作战、侦察和通信部门的同志开会时,

侦察小组返回,证实老乡提供的情报属实无误,便定下行动

决心。部队于下午3时出发,以红13军第37师为前卫,分两

路秘密接近敌人,抢占山脊,围敌于山凹处,先用火力猛攻

,把敌阵脚打乱,尔后冲击歼敌。红13军第38师为预备队。

军团指挥部随第37师后跟进,并派出参谋人员到第3军传达

命令,让其迅速向军团部靠拢,准备接受新的战斗任务。

    第37师急速前进,师指挥员与军团部留下监视敌人的那两

个侦察小组很快接上了头,问明敌情后迅速展开战斗队形,

分两路攀登抢占山脊。就在这隐蔽接近敌人的运动中,忽然

有个战士不慎枪走了火。敌人一闻枪声,急忙丢下其他物品

,只携带枪弹像猴子似地爬登山脊,抢占制高点。我军因先

头部队尚未到齐,只好组织火力杀伤敌人,敌人便先行一步

登上山脊,我军失去了封锁和杀敌的有利战机。于是第37师

指挥员趁敌立足未稳立即组织部队,实施突击。该师第一梯
队突击未能奏效,退下来休整,准备再攻。就在这时,第3军

在军长徐彦刚、政委朱瑞带领下赶到,奉命替换下第37师。

时近黄昏,第3军从进攻中换下第37师,但也因仓卒发起攻

击,未能成功,而转入坚守原阵地。当晚,敌在水口及其附

近高地布防。红5军团首长亦重新调整兵力部署:令第37师在

3军阵地左侧向东展开,占领有利阵地;第38师在37师右翼祯

水河南岸占领有利阵地。并规定当晚完成向敌进攻的各项准

备工作。

    7月8日晨6时,第3军对正面之敌发起攻击。敌凭借有利地

形,居高临下,进行顽抗。第3军连续4次冲击,每次都是短

兵相接,用手榴弹、刺刀与敌展开近战和格斗,双方伤亡都

很大。到上午11时,第3军退回原阵地整顿待命。下午4时许

,闽西军区第12军赶到,接替了第3军攻击敌人的任务;第3

军在黄昏时撤出阵地,返回黄坑附近休整,处理伤亡人员,

准备继续作战。

    7月9日晨,在第13军正面发现有敌大部队运动,当时判断

是夜间从南雄方向增援的敌军,约有五六个团。于是我方改

变了进攻部署,命令部队构筑简易工事,巩固阵地,以防敌

人攻击。同时,临时派出小部队佯攻扰乱敌人。是日下午1时

许,敌人向我13军正面发起攻击。他们凭着人多势众,采用

集团梯次冲击,一次又一次地扑向我阵地。我13军指战员英

勇顽强,拚命进行抵抗。待敌人靠近时,先用手榴弹杀敌,

继而跃出工事,与敌展开白刃格斗,给敌以较大的杀伤。经

过这样4次反复激烈战斗,我军终于以较小伤亡打退了敌人,

保住了阵地。

    是日下午3时,敌人又从我13军两个师的接合部突进来约1

个团的兵力,直接威胁到军团部指挥所阵地的安全。当时我

指挥所阵地上只有1个特务连及司政机关工作人员,敌众我寡

,兵力相差太悬殊,有些同志开始感到有些紧张。军团总指

挥董振堂却表现得异常沉着,冷静而又果断地告诉大家不要

惊慌,盼咐周子昆参谋长赶紧将机关所有工作人员编成战斗

小组,指定指挥员,担负一段阵地的防御任务;同时要求大家

构造简易工事,占领有利地形,全部隐蔽起来,待敌人接近

时,再狠狠地给以打击,做好与敌白刃格斗的准备。正当敌

人在山麓摆开集团队形,向我阵地实施突击时,江西军区独

立第6师来到战场,我指战员们见来了援军,陡增力量和信心

,准备与敌决一死战。当独6师郭天民师长向军团指挥部请求

作战任务时,董振堂总指挥说:你们师的任务就是给突入指挥

所阵地前的这股敌人以狠狠打击,不让其前进一步,保卫指

挥所阵地的安全。并指示独6师动作要快,要勇猛出击,将敌

消灭。敌人冲上来了,特务连首先冲出工事,用手榴弹和大

刀与敌进行拚杀。接着,独立第6师指战员一齐猛烈出击,与

敌展开搏斗,战斗十分激烈。董总指挥见此情景,便令13军

从侧翼打击敌人,策应指挥所阵地的战斗。在我前后夹击下

,敌很快被击溃,使指挥所阵地安然无恙。

朱总司令亲临前线部署水口战斗

    战斗刚刚结束,红1方面军朱德总司令和叶剑英总参谋部

长便率前敌指挥部机关工作人员和通信分队来到5军团指挥所

,了解两天来的作战情况,查询敌我双方的兵力和装备情况

,并亲自勘察地形和敌人的兵力部署方面军首长到来的消息

迅即传遍各个作战部队,指战员们倍受鼓舞,战斗热情顿时

高涨起来。那些参加宁都起义过来的指战员们,对此都非常

激动和惊讶。他们说我们在那边(指国民党军队)当了多少年

兵,从未见过总司令和总参谋长亲自上前线指挥作战,就连

军长、师长都很难见到;仗一打响,那些大官们都离前线远远

的,都是我们这些当兵的在替他们卖命。红军真好,总司令

和当小兵的一样,真是官兵平等,怪不得老打胜仗呢!

    朱总司令和叶总参谋部长很快对敌情作出了正确分析,判

定敌人再增加兵力,共约五六个团;还发现有一股敌人正在侦

水河北岸运动,向我右翼迁回。当时我军的右翼没派出大的

部队去佯攻、控制敌人左翼,这是一段军事空隙区。好在敌

人在水口镇正面向我进攻碰了钉子,暂时无力分兵迁回我右

翼。当时朱、叶判断敌人还可能利用汽车运送增援部队,还

会向我反扑,故决定集中1军团、5军团和闽西军区12军及江

西军区独立第6师、第3师的全部力量,采取速战速决的行动

,消灭这股敌人。其行动部署是:以浈水为分界线,河北岸归

红1军团和第12军,河南岸归红5军团;两个军团协同作战,

同向水口镇攻击。并规定各部队于当晚进入进攻出发地域,

并于10日上午10时前将各项作战准备工作进行完毕,12时

准时向敌发起进攻;战斗打响后,所有参战部队统一由林彪、

聂荣臻指挥。

两个军团密切协同全线出击消灭敌军

    遵照方面军首长指示,我5军团在原占领阵地进行枪弹补充

和各项准备工作,各级干部深入连队进行战前动员,号召大

家火线人党、立功,争当杀敌英雄;干部要以身作则,带头冲

锋陷阵。并指定了各级指挥员的代理人。军团首长确定第13

军主要进攻方向为水口镇。该军结合敌情和地形条件,广泛

发扬军事民主,逐级研究战法,并一一上报他们针对敌人只

有步枪、手提机枪(冲锋枪)、手榴弹和少量迫击炮等轻武器

的实际情况,提出只带大刀、手榴弹和驳壳枪、步枪,进行
轻装短兵决战.军团首长批准了他们的这一作战方案,并指示

要将轻装下来的物资按连集中,由各连队司务长统一保管,

不得丢损。9日晚,军团司令部派出参谋人员到各部队检查和

督促作战准备工作各部队准备工作很快就绪,严阵以待,等

候上级发出进攻战斗号令。

    10日下午,敌人正加紧调整部署,继续向水口方向增兵。

我一线部队便派出小分队,以火力扰乱敌人,掩护我主力部

队展开。12时一到,1军团首先发射出3颗红色信号弹,接着

我5军团也发射3颗红色信号弹。水口战斗开始了!顿时红军

部队一齐冲击,枪弹声像放鞭炮似的连续不断,“冲啊”、

“杀啊”的喊声震天。我英勇无畏的指战员一个个都举刀持

枪跃出隐蔽工事,朝敌群猛冲,跟敌展开白刃战,有的用大

刀砍杀敌人,有的和敌人厮打在一起。拚杀了约20分钟,我

第37师第一线突击队率先突破敌人正面前沿阵地。这时在我

第38师阵地正面负隅顽抗之敌见势不妙,即后退溃逃。各突

击队拚命追击敌人,向水口镇方向进攻。敌人退守水口镇顽

强抵抗并不断反扑,我即猛烈突击。双方展开巷战,几乎每

经过一座建筑物,都要与敌展开一番厮杀拚搏。经过两个多

小时浴血奋战,我红5军团终于占领了水口镇。当时满街都是

敌人遗弃的尸体,鲜血染红了浈河水。与此同时,1军团也将

浈水河北岸的敌人击溃。敌人溃不成军,一片混乱,有的放

下武器投降,有的乱跑乱窜。前来增援的敌人,也被溃退之

敌冲乱了阵脚。我军指战员乘胜越战越猛,继续追杀敌人。

由于红5军团广大指战员原本是贫寒出身,被抓到国民党军队

当兵的,受尽苦难折磨,对国民党军队怀有深仇大恨,开始

仍不停地砍杀求饶之敌。后经各部队领导一再宣传宽待俘虏

的政策,砍杀敌人的现象才被制止。就这样,我进攻部队一

直追杀到浈水河大坪镇南岸。敌人过桥向南雄城逃窜,红1军

团部队在浈水河北岸继续向南雄城追击。战斗已持续7个多小

时了,天色已渐渐黑了,红5军团首长命令各部队停止追击,

原地待命。水口战斗至此结束。

    南雄、水口战役,没能全歼敌人,一是由于部队误报敌情

,对敌人的兵力部署若明若暗,使方面军首长一再改变决心

,兵力虽然不少,但没有真正集中起来;二是由于在进行全战

役的最主要战斗一一水口战斗时,我对敌未实施侧背包抄,

断截退路,致将敌大部打垮馈逃,结果吃了不集中兵力的亏

,打了个击溃仗、消耗仗。这是很值得我们吸取的一个深刻

教训。

(1991年1月)


(原载于《红军反“围剿”回忆史料》)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 对红四方面军粉碎第四次“围..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