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红五军团
陈伯钧日记摘录——一九三三年十月
2015/6/24

 陈伯钧日记摘录——一九三三年十月


    十月一日晨雾,继晴。

    行军。由积善经新路口、浦光、寡妇桥到万安寨,五十五里。六时由积善出发,十三时许到万安寨。沿途看了一些<斗争》报。这两日虽说已是秋天,但中午甚热,颇有三伏光景。俗云:“二四八月乱穿衣”,此语实不虚闻。时届中秋,月亮更明,晴空高悬,蓝色一片。这可爱的时光,正需努力上前。

    十月二日阴。

    行军。由万安寨经马岭、瓜溪、余源、神光桥到太宁,约六卜里。今日天气比较温和,非复前两日之炎暑矣。过马岭遇兵站运输线,比较拥挤,因之迟缓。至十五时许抵神光桥附近,发现敌机一架在太宁附近盘旋侦察。未发现目标亦未掷弹。到太宁后上街剪头。沿途偶有所感,吟诗一首:《过太宁》。

    来时暑未去,去时露已寒;

    问君匝月中,流了儿多汗。

    十月三日雨。继阴。晴。

    行军。由太宁经关家桥、雯村、蒋家地到新桥,约四于五里。午夜雨作甚急。至晨仍微雨绵延。卜一时许渐晴。十三时许抵新桥,旷局长早己准备好食品,慰劳远道跋涉的我们。可惜董、朱、刘等同志未到,又少一阵“冲锋陷阵的嘶杀声”。晚饭后,董、朱、刘等同志回军团部,谈及组织十二师师部。最后决定以宋任穷同志为政治部主任,暂时代理政委,我为师长。晚间回佳瑞一信、安慰和鼓励他们努力前进。

    十月四日阴。

    驻军休息。新桥。早饭后,忙于调遣人员成立十三师师部。并由董朱、刘等同志谈一次话,主要是根据过去方面军批评会的精神。中餐在无线电队吃。午饭后,即将行李移去十三师师部。十五时许参加军团召集的团以上下部工作批评会议。今日各部都大吃猪肉,追问结果,才知今日已是中秋。

    十月五日阴。

    行军。由新桥经保右、上下澳到下南,约四卜五里。晨五时许,由驻地出发,过三十八团宿营地,见有炊事员与当地居民口角。沿途卫生不注意(乱屙屎),这是我们的大毛病(群众纪律与卫生运动),以后应注意纠正。十三时许抵下南。因司令部组织不健全,工作人员过少,所以很多事都须自己动手。以致两日来日记均无暇顾及。这是缺憾。

    十月六日晴。

    行军。由下南经马田、丰坪、元头到极高,约三十里。是日路程本来很近。但因前卫团弄不清楚路线,无故迟延三四小时,疲劳不堪,而地点仍是不对。十五时左右才到极高。

    十月七日阴,雾。

    作战。由极高经东坑、视原、胡坊到梅岭、杨家山附近,一十五里。黎川周(浑元)之游击队约两团在飞鸢,洵口被我友军包围,已消灭其一部。周逆有干今日拂晓派队增援洵口消息。我师奉命于拂晓后进至梅岭、杨家、何家庄之线,准备截击溃敌。我随三十八团八时即抵何家庄附近,发现黎川敌由西向东增授,历一时许通过完毕。本来可从其尾而迫击之,但以后又奉命向梅岭靠拢。因此只好叫三十八团停止、监视,防其溃退。而主力则移杨家山。我亦随即去梅岭指挥。到梅岭,三十九团已展开,在白砂附近与敌对抗历时许,敌已大部向黎溃退。只可惜我拼九团打得不猛,兵力不集中。三十八团又变动决心,截击过缓;三十七团则留胡坊未至,真失却良好机会。

    十月八日阴,雾。

    行军。由何家庄经杨家山到胡坊。又由胡坊折回杨家山、何家庄到资溪桥,约四十里。昨晚战斗结束后,我师主力即集结何家庄、黄竹元附近,三十七团仍在胡坊。后因得本军团命令过迟。而三军团又早有命令要我到胡坊,因此我们于拂晓开始集结胡坊。但因敌情重新变化,于是又由胡坊折回何家庄,以一团占领何家庄西端高地,向黎川警戒,掩护全军团通过。其余由何家庄到资澳桥待命。三十八团于全军团通过后,亦于十五时许由何家庄开向资溪桥。到达资溪桥后,即以三十九团占领西端高地,向硝石警戒,并派出侦察与游击部队,准备迎击硝石东援之敌门。

    十月九日阴。

    作战。由资溪桥经严和市、方潭头市、崔坊到雁石附近,四十里。今日因无线电联络不确,行动命令未接到。直到十时左右,才由第五师转来命令一份,要我师从雁石佯攻硝石之敌。当即准备出发,十一时左右开始行动匀至十五时许,抵雁石附近,时友军己到,但尚未正式攻击。我们到达后,即奉令协同廿师(属红七军团)之一部(受我们指挥)分头佯攻硝石之敌,并以一营过硝石南岸,出石下堡,威逼硝石之敌。结果,因主力军未得手,而佯攻部队亦只好按时撤回。是日,我过河之营,因指挥不良,掌握不住,被敌入些微扰乱,即自慌乱。到是夜廿三四时左右,才集合齐。是夜,仍以一小部佯攻硝石之敌,配合友军突击行动。我们是晚即住谢坊。

    十月十日阴。

    作战。由雁石附近移至陈坊、崔坊,五里。昨日因主攻部队两次突击均末得手,而两南之敌似有增援硝石、黎川模样。因此,是日奉命,各师除留一营在原阵地,监视硝石之敌人外,其余均集结在陈坊、崔坊、寒丰桥、桐早一带待机。我师即以三十九团之第二营,留谢坊附近原阵地,并以一连在雁石附近警戒石下堡,其余均于八时左右开回陈坊、崔坊。是日敌机七八架,自八时起直到午后三时许,均连续不断的在空中盘旋。十五时左右得军团信,要我去四、五师(属红三军团)阵地看地形,并准备接替四、五师警戒。到四师师部时(桐早岗),已是四时册分了,到阵地后,已黄昏时候,阵地模糊不清。回转时,三十七团已直接奉军团令开来,接替警戒任务。是晚,我住四师师部。

    十月十一日阴。

    作战。由崔坊、陈坊经竹油到下桐早,约二十里。今日四、五师他移,我师即由崔坊、陈坊开上下桐早附近。三十九团除以一营在谢坊原阵地外,其余于黄昏前后均转移至河田。三十七团除以两营接替四、五师警戒外,其余均集结河田岗附近。三十八团住上下桐早附近,师部住下桐早,军团部住上桐早。午饭后,我去三十七团阵地看了一遍,敌人正在构筑工事,主力有集结硝石通南城道上的模样,而我们为了钳制敌人,打击其增援队,亦正在构筑工事,积极活动,佯攻敌人。晚回下桐早师部。是晚,我们准备二次佯攻硝石之敌。

    十月十二日阴。

    作战。下桐早。今日我师仍以一部佯攻硝石之敌。三十九团主力移河田,谢坊附近阵地只留一营。三十八团于十五时后接替册七团佯攻硝石之敌的任务。以便集结主力,相机消灭敌之增援队。是日午饭后,我即率领三十八团营以上指挥员到三十七团庙子山上看阵地,并当面指点布置任务,至十七时始回。据报,敌人有增援硝石之举,但未证实。

    十月十三日阴。

    作战。由卜桐早经寒丰桥到新甫,约十里。昨夜,本应起草何家庄战斗详报。但因相当疲劳遂略之。今晨,军团督催数次,始决心十午前完成。不久,敌机来此一带侦察与轰炸。结果,这战斗详报竟在敌机轰炸与侦察的威胁下于十一时前完成了。午后得报,敌似有以主力由南城增援硝石之企图。我们为进至准备位置,集结主力,相机突击该敌起见,特于本日晚移至新甫。到达后,军团即召集本师团以上干部检阅何家庄战斗经过。谈话完毕,即到黄沙南端高地侦察地形。

    十月十四日阴。

    行军。由新甫经东坑、竹油、杨坪、枫州到资溪桥,五十里;又由资澳桥经鸡公岭到石峡,二十里。敌情变化。我军为选择有利阵地,相机击敌起见,特转移作战地区。今日二时开始由各驻地向资溪桥运动。十时许主力安全到达该地。继又奉命移至石峡、洵口之线。于十六时开始出发,到石峡已七八时许(午后)。天黑路阻,步履不前。

    十月十五日阴。

    驻军休息,石峡。昨夜得令,本于今晨出发。将出发时,忽得军团令,要十三师暂在原地停止休息一天,以掩护三军团及十五师安全通过。随即停止出发命令,就地休息一天。八时左右沐浴一次,洗去满身汗垢。因为差不多有十余天未洗澡了!随即通知各部打扫战场,结果,获轻机枪二枝,手枪数枝,步枪二姗枝,子弹数千发。中餐由宋代政委买了点肉,炒肉片吃,同时招待旷局长。晚饭时,三十七团开排以上干部会,我去参加,指出该团疲劳现象及自满倾向。

    十月十六日大晴。

    行军。由石峡经询口、江家门、胡坊、视原到中站,约五十里。晨五时由石峡出发。天气晴朗,空气殊良。经过洵口,臭气大张。这是蒋介石剿赤的下场——死亡。途中,因骡子见物惊跳,绊了一跤。抵询口平原附近,得军团命令,说黎川周浑元部有向我东北佯攻可能,要我师赶至胡坊,准备迎击该敌。惜乎一切均准备妥当,只是该死的王八未上钩。十五时许,因无情况,即移中站。今日在胡坊遇彭万生。

    十月十七日晴。

    驻军休息。中站。夜来,本准备由熊村取大道到得胜关,但奉命在原地不动。上午费全力制作何家庄、白沙战斗的统计表。连续催送红校第七期学生。晚饭前后,去三十九团参加排以上军事政治干部会,特别指出该团在干部团结、武器保管、收容卫生等方面的不良现象。

    十月十八日晴。

    作战。由中站经桃洞、视原、胡坊到杨家山之线,一十五里。接军团电话,知黎川敌周部有向何家庄、询口、胡坊游击可能,要我师以两团(缺一营)埋伏于何家庄、何家湾等地,袭击敌之游击队。结果,敌并未来何家湾,只以一部在何家庄附近掩护其主力(九十六师约三团)由黎川经何家庄向资溪桥前进。而我三十八团过于呆板与迟疑不定,三十七团又增援过迟,因此,这次胜利未达到应有的成绩。最后清查,只缴获步枪二十枝左右,左轮手枪一枝,俘排长一人、士兵十余人。是晚,师部率三十七团回胡坊宿营,三十八团即在杨家山。三十七团之另一营由该团政委率领经询臼向资溪桥游击。当晚回至离询口五里之江家门宿营。

    十月十九日晴。

    行军,由胡坊经视原到中站,十五里。由中站经桃洞回视原,十里。晨得电话,要我师全部回中站。饭后整队出发。时三十八团亦由杨家山赶来胡坊。但因交通站误传命令,不要收线,又复中止。直到最后弄清楚,才于六时后开始向中站移动。十一时许全部到齐。到后不久,十五师师长、政委来中站与我谈驻地问题。决定找三十七团让一营房子给他们。十四时许得电令,要我全部移视原。即时出发,直到十七时许才全部到达。是晚在视原宿营,并召集团长、政委开会。主要是谈最进历次战斗中以及平时下作中之缺点。

    十月廿日睛。

    行军,由视原经胡坊、询平原、询口、莲塘到好上。约四十里。敌周纵队在资溪桥,薛纵队在潭头市硝石之线。我军有消灭该敌之目的,以开展粉粹五次“围剿”的伟大胜利。是日八时许,得电令要马上出发,但至十时仍未来行动命令。十时后奉令作饭,准备午后出发。十二时得令,由胡坊、询口向莲塘前进,并以三十七团之第三营为我左侧卫,经梅岭、白砂、石峡到莲塘归队。十九时后全部到齐,住莲塘东北之抒上一带,向麻坑、苦竹坪警戒。

    十月廿一日晴。

    驻军(待机击敌)。好上之老屋。今日未动,在原地集结休息。作更进一步的作战鼓动工作及其他战争准备工作。上午调查资溪桥附近路线。午间,友军曾派队佯攻资溪桥之敌。其他无动静。各团参谋长重新调换:三十七团王铭五;三十八团刘丕基;三十九团张静。并分别与王、刘二参谋长作长时间谈话。

    十月廿二日晴,阴。

    作战。由圩上经上区、南门垇、蛟洋、苦竹坪到苏元附近,四十里。晨四时许,即得电话,要我去军团部,面谈行动问题。五时左右决定我师由蛟洋之线向苏元攻击。第三师以一团截断和钳制潭头市、严和市之敌。其余一团则随我后为预备队。因两次弄错路线,三师又迟滞我前面,以致十四时许才到达目的地。时资溪桥之敌通招山、严和市之堡垒已筑成功。面大元、鸡公岭之一带阵地尚未构成。因此,决定以三十九团由刘家廖之线向当前之敌阵地攻击前进。后由于山路难走,时间延长,到达时已天黑。同时进路选择不好,目标为敌发现,结果未奏效。是晚,我们驻苏元通资溪桥之亭子上。

    十月廿三日阴,雾。

    作战。大元、刘家廖、苏元地域。夜来虽徉攻数次,因敌有备,未克今日天明又决定三十九团以全团夺取前面之敌阵地,从右翼敌阵地之凸出部隐蔽接近敌人,但因动作迟缓,攻击技术不好,敌人又早已准备,终未克复十五时左右得军团首长电令,今日敌似已不能出击,我师仍照前任务执行。为集结休养兵力起见,今晚只以两营警戒和佯攻资溪桥之敌,其余则集结赖坪、白竹坑、苏元、刘家廖、魔洋坑等地,师部在苏元。

    十月廿四日晴。

    作战。大元、刘家廖、苏元地域。今日佯攻主要由三十八团负责。因三十九团己与当前之敌成对峙形势不能进展。但三十八团因对任务了解不够,动作不积极,欠机动,所以虽以两连之众攻击敌人,无一可以威胁当前之敌。只不过在阵地上打了几个圈子。是日敌仍集中力量加筑工事,及收割资溪桥附近之稻禾。晚,我们仍回到苏元。是夜,三十九团逃亡三名,带步枪两枚,驳壳一枝。两日来,该团阵亡约一百四十名,其中营长一名(郭云龙)。

    十月廿五日晴。

    作战。大元、刘家廖、苏元地域。是口宋代政委去三十九团巡视,鼓励士气,以备继续战斗。该日三十八团仍负责佯攻。因昨日早晚两次严格批评,今口徉攻较积极,但过十呆板,失于机警,致伤亡二十二、三名,被俘去指导员一名,战士数名。失步枪九枝,驳壳一枝。主要是由于干部独立作战精神差,不懂徉攻部队可战则战,不能战则退。“不战”而又“不退”,则伤亡之不免,必意中事。是晚,在苏元接电令,有转移地区消息。

    十月廿六日睛。

    行军。由苏元经苦竹坪、蛟洋、南门IN,莲墉到石峡,五十里。夜,自己动手用复写纸写命令,并召集三十八、三十九两团首长面谈撤退时应注意事项。是日五时,各由驻地出发。至八时左右,过蛟洋。十一时许,到南门nha敌机仍在原阵地一带抛掷炸弹,末发觉我之企图和行动。这次撤退收容工作较好,未丢一人。至十六时以后,相继到达石峡、询口之线。这两日至开动时止,三十七团逃二名,三十八团逃一名,三十九团逃二名。带步枪三枝。

    十月廿七日晴。

    驻军石峡。夜来曾到军团部,准备次日营以上干部会议及驻军构筑工事日程内容等问题。今晨,三十八团去胡坊附近构筑工事。早饭后,红校学牛十六名分来十三师工作〔其中尚有两名不能工作),随即分配去各团。七时以后召集全师(除三十八团)营以上干部随军团首长去石峡附近看地形。上午看了石峡、洵口间一带阵地。午饭后看石峡北端一带高地。至十五时后回师部,即起草构筑工事应注意事项之通知,至十七时后完成。

    十月廿八日阴微雨。

    驻军石峡。早饭后到马鞍山一带阵地,看工炮连及军团警备连的工事构筑。各山头尚有久暴不埋之死尸数具,臭气扑鼻。中饭后,继续起草硝石战斗详报,至十六时左右完成。是日任穷同志随军团长去三十八团(由胡坊改驻飞鸢)看地形并召集会议。至晚未回。

    十月廿九日雨。

    驻军石峡。早饭后,到三十九团驻地(洵口)附近看地形。归回时因无路可走,耽误了二三十分钟。可见山地运动之难。这两日各驻地虽搞清洁运动,但程度仍差。石峡通马鞍山之四死尸,督促数次,仍未掩埋。中饭后,因看地形,衣服完全打湿。用火烘了二小时,才稍安。不时许,去军团参加干部同乐会。唱歌、单人舞均差,戏剧稍可,但亦过于生硬,不合原调。至八时后回部。

    十月三十日阴。

    驻军石峡。整天起草资溪桥战斗详报,并督促各团作战后及月终报告表册。中饭后,梅团长因病神经紊乱,我被他骗了一次,他说要找我谈话,结果跑了一趟冤枉路。樊国栋同志调三十九团任三营营长。是晚,召集连级干部开会,关于日常管理教育问题。

    十月三十一日阴。

    驻军石峡。今日仍继续起草资溪桥战斗详报。至十时左右,敌机来骚扰,又稍耽误。午间朱瑞政委来此三十姗七团阵地,给了很多宝贵的批评,这证明该团首长执行命令不彻底。我因他事羁身,未曾亲自视察,也是个原因。午后,各团调干部二十五名去建宁带新战士。晚,起草月终工作报告。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 对红四方面军粉碎第四次“围..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