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红三军团
回忆驿前以北的阵地防御战——第二部分
2015/10/14

 回忆驿前以北的阵地防御战——第二部分


张震

万年亭前歼敌顽

    高虎脑战斗后,红3军团根据中革军委赋予的继续阻击敌军南进的任务,确定以阻止敌第3路军进占驿前为目的,建设3道防御地带:以刘桂峰、雨打壁、万年亭、保护山(宝峰山)、蜡烛形一线地域为第一防御地带;以黄土门、其形、金鸡寨一线地域为第二防御地带;以平头寨、西排峰、驿前以北小高地、古楼峰一带地域为第三防御地带。兵力部署是:红5军团第34师配置于刘家坑、竹子排、大平头、木斜之线,并以一部扼守香炉寨、刘桂峰、雨打壁支点;红3军团第5师配置在沙州、龙坑、隆兴庵之线,其中1个团于瑶下附近,以一部扼守万年亭两侧支点;第4师配置在庄下、毛谢、官坊之线,其中以第12团第2营、第10团第3营扼守保护山及蜡烛形支点;红3军团司令部设在旗形。

    第一防御地带以万年亭地域为主阵地。万年亭在高虎脑以南10余华里,丘陵起伏,四面山高林密。它是通向驿前、石城的咽喉要地。在蜿蜓的山间道路上,有一个古亭子,名万年亭,路穿亭而过,此地因亭而得名。

    敌第3路军自进占高虎脑、半桥、鹅形一带地域后,为实现其占领驿前、石城的企图,积极准备向我军新的防御阵地进攻。后来侦知我军防御阵地比较坚固,且以主力部队担任防守,遂不敢贸然行动。陈诚一面电请南昌行营由南京调新式火炮参战;一面令所属各部队先行完成大寨脑至半桥间的碉堡线,以巩固占领区,尔后再图进攻。

    8月11日,敌各纵队大致完成大寨脑——半桥大道两侧碉堡构筑。12日,汤纵队一部由鹅形推进于司令排东南高地。汤、樊两敌均已逼近我军阵地1000米以内。是晚,彭军团长和杨政委判断翌日敌有向蜡烛形、保护山、万年亭两侧高地及香炉寨发动进攻之可能。遂决心遏制敌人,用反突击击溃敌人于阵地前,并消灭其一部分。于是,限令各部队于13日凌晨进入阵地。

    8月13日天刚破晓,樊敌就以1个师的兵力由鹅形分3路向香炉寨方向运动。7时许与红军第34师部队接火。敌以数架飞机及密集炮火向我阵地轰击达1小时之久,紧接着以步兵抢占香炉寨北端阵地,红34师守备队节节扰击,退至香炉寨南端与敌对峙。敌占香炉寨北端后即筑垒据守。是日,汤敌未发动进攻,继续迫近我军阵地构筑工事。

    军团司令部预计14日敌有继续向刘桂峰、万年亭、保护山、蜡烛形进攻之可能,遂于13日晚给各师下达作战命令,限各师在翌日4时前进人指定位置,作好战斗准备。

    8月14日拂晓,敌机与炮兵向我万年亭东侧300高地猛烈轰击。接着敌约1师兵力从褚树坑东南方逼近我军阵地,先以1个团从300高地北端由东北方向分3路沿山脊仰攻。敌尖刀班先突破我第一道鹿砦,其后续部队随之发起冲击。红5师第13团守备队沉着应战,待敌迫近时,突然进行反冲击,几经拚杀,将敌击溃,冲人鹿砦之敌无一生还。接着,敌又以两个团的兵力在炮、空火力掩护下向我万年亭主阵地发起攻击。在敌重炮轰击下,我军阵地许多工事被打塌,但指战员毫不畏惧,依托交通壕扰击敌人。敌几次冲锋不得逞,最后集中40余名下级军官组成敢死队,率1个营兵力发狂似的冲至5师14团阵地跟前,而且越过了3层鹿些正当敌“敢死队”自以为胜利在握时,位于14团两翼第13团、15团突然以交叉火网封锁住敌人,第14团乘势跃出堑壕,进行猛烈的反冲击,一下子就打乱了敌人阵脚。我军指战员乘势勇猛冲杀,很快就将1营敌军全部歼灭了。敌人无可奈何,只好收紧阵脚,在进攻出发阵地固守待援。后来,敌在其空军掩护下,全部退入褚树坑北端的堡垒地带,战斗遂告一段落。此役,共毙伤敌军1000余人,其中陈尸我阵地前沿者约五六百人。我军伤亡315人。

    万年亭之战,敌迭遭挫折,伤亡惨重,遂暂停进攻,整补部队,加筑公路,并调集炮兵准备新的进攻。我军则抓紧时间加强防御阵地,以备战姿态休养主力,准备痛歼再来进犯之敌。

浴血奋战蜡烛形

    红3、5军团利用战事暂歇之机,加紧构筑驿前至万年亭的3道防御地带。至8月25日,第一、二防御地带除小部未完成外,余均巩固。第三道防御地带主要支撑点也正在建设中。

    8月27日,敌第3路军使用刚从后方调到前线的“中央炮兵第1旅”的卜克斯山炮,向我军阵地试射,并派部队占领了位于万年亭东南侧的我军警戒地带。这一情况表明,敌将重新发动进攻。于是,军团首长命令部队迅速完成战斗准备,并加强侦察。

    8月 28日拂晓,我前沿阵地突然地动山摇,炸弹、炮弹爆炸声震耳欲聋。这是陈诚的“杰作”.他怀着魂断高虎脑、师丧万年亭之怨气“卧薪”半月,憋足了劲,调集20余架飞机和近百门火炮企图一举摧毁红军阵地。这天他集中所部两个纵队的优势兵力、在强大的炮、空火力配合下向我第一防御地带展开全线进攻,并采取钳形攻势,以汤纵队第4师向我万年亭主阵地侧后的保护山、蜡烛形两个支撑点进行猛烈攻击,以图断我主力后路。

    担任保护山、蜡烛形阵地防御的是我们第4师。敌我两个第4师交战,实属历史的巧合。当时我在第4师10团3营任营长。我营奉命防守蜡烛形。蜡烛形阵地由3个高地组成。我遵照师团首长的指示,把誉满全师的模范8连摆在最前沿的一个高地上,营部率机枪排和第9连防守8连侧后的高地,第7连为营的预备队,集结在营指挥所附近的掩蔽部内准备实行“短促突击”。

    我营在高虎脑战斗后,即受领守备蜡烛形的任务。我们占领阵地不几天,敌人就爬近我军阵地。大概由于他们惊魂未定,故未立即向我们发动进攻,只是拚命地修筑“乌龟壳”。我们也利用这个时机加紧赶修防御工事。就这样,我们于敌军“堡垒对堡垒”地对峙了半个多月。在这期间,洪超师长曾到蜡烛形检查工事,了解部署情况。他很年轻,非常和蔼、活跃,常同我们开玩笑,上下关系非常融合。没想到在突围撤离中央苏区后,不几天就英勇牺牲了。

    两军阵地只隔四五百米,8连阵地与敌第4师只隔了一个小山沟。敌人喊吃饭、换哨、修工事的声音都听得见。我们根据上级指示,利用这个条件进行军事政治宣传战,组织干部战士向敌兵进行喊话:

    “国民党军弟兄们!你们是工农出身,工农不要打工农呀!”

    “打死压迫你们的官长呀!拖枪过来当红军呀!”

    “红军是工农的军队,你们也是穷人出身,穷人不打穷人呀!”
    在我们喊话时,敌军士兵也答话。有时还互相约好,大家都不带枪在双方阵地前沿的山沟开联欢会。我们送他们猪肉和宣传品,他们有时也送给我们香烟和食盐(当时由于敌人封锁,苏区食盐贵如金。假如你出钱买1口猪,我能设法弄来盐。那就等于是我请客了)有时正在互相对话,忽然敌人打起枪来了。事后他们马上声明是朝天空打的,因为他们的官长查哨来了。当时.红军十分重视瓦解敌军的工作,并把它作为政治工作的基本任务之一。效果也很明显,战斗中有些敌军上兵拖枪过来后,还特别声明,他是没放一枪就投降的,还要我们验枪哩!

    “相安无事”的日子终于结束了。8月27日,敌人打了一阵炮后,临近蜡烛形的敌军阵地忽然沉寂起来了,每天照例的射击也减少了。我到前沿观察了一下,敌人新修的公路上运输忽然频繁起来了,但阵地上来往的行人反而减少了。敌军士兵忽然向我们喊起来:“你们辛苦了,我们就来换防呀!”这分明是暗示我们,他们要进攻了。当天夜里我们还发现敌人阵地有异常举动,这些迹象预示敌人马上要发动进攻了。我立即将情况报告团首长。团政委杨勇同志回话说:“看来,敌人的主攻方向可能就是你们防守的阵地.”他嘱咐我们要严阵以待,并决定由其他营调1挺轻机枪加强我们的前沿火力。1挺机枪,在当时是多么宝贵的支援呀!我们全营也不过只有2挺重机枪和3挺轻机枪呢了。

    遵照团首长指示,我们于28日凌晨提前用过早餐后刚进入阵地,敌人进攻就开始了。敌机刚扔完炸弹,炮弹就接踵飞来,震得掩蔽部里的土块纷纷落下,射孔也被打塌了。这种猛烈的炮火是向来少见的。原来敌人一个劲儿的修路,是为重炮铺道,这说明敌人的进攻规模非同一般。我正欲向团里报告,电话线却被炸断了。接着,指挥所也被打坍了。我们只好把指挥所搬到交通壕内去。透过硝烟晨雾,依稀可以望见前面8连阵地上的情形:他们的工事有的已被轰垮,敌人正凭借前沿的堡垒,以机枪和炮火猛烈射击我们的阵地;大队敌兵象蚂蚁般地往上拥,可是一冲到我们鹿砦跟前,就趴下不肯起来了,唯有那些挥舞大刀的督战队和“敢死队”还在嚎叫着冲上来。但随着我8连的密集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响,“大刀”们一个个象中风似的倒在山坡上,水远起不来了。先趴在地面的敌兵见状,犹如受惊的羊群,没命地滚向山沟。敌人的第一次冲锋就这样被打退了。

    接着,敌人又接二连三地组织冲击。我8连指战员依托被打坍顶盖的土堡垒和交通壕,凭借刺刀手榴弹一次又一次地将敌人压下去。

    战斗持续到中午,我们的弹药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原装子弹打完了。自己翻造的子弹根本不能装进机枪里打,火力显著的减弱了。而敌人却集中两个团的兵力,在凶狠的炮火掩护下,满山遍野地蜂拥而来。一看这危急形势。我们立即决定调营预备队第7连上来实施“短促突击”。我命司号员吹号,司号员却不吹。只是瞪大眼睛傻里傻气的望着。我意识到他耳朵被炮弹震聋了,就打手势告诉他。他恍然大悟,举起号就吹。只看到他把号筒放在嘴上,鼓着腮帮子,就是听不到音。我焦急地催他:“你快吹呀!”话音刚落,猛然想到我也被震聋了。他急得把号一摔,冒着炮火飞跑下去,向7连传令。

    7连连长带队跑上来。他正在受领任务,突然中弹倒下。这时敌人己经冲上8连的阵地,通向营指挥所的交通壕也被切断。几个“法西斯”(我们对敌“督战队”的称呼)站在8连掩蔽所的顶盖上,用驳壳枪朝里边射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7连指战员不顾一切地跳出交通壕对敌实施反冲击。由于遭到敌人侧射,刚
把敌赶出交通壕,自己就已伤亡过半。我们正为7连担忧,忽见8连战士们从工事里冲出来,硬是用刺刀、枪托将爬上阵地的敌人消灭了。他们没有辜负模范连的荣誉。接着,8连与7连并肩战斗,同再次冲上来的敌人展开肉搏战。一直拚杀到下午,鲜血染红了山头。这时,我们营指挥所所在阵地已成为第一线了,营部通讯班也投人了战斗。

    通讯班除班长外都是在广昌战斗后才补充的新兵,打仗没经验。班长是第三次反“围剿”中解放过来的,他在敌军中练就了一手投手榴弹的本领,参加红军后进步很快,打仗非常勇敢。当时我亲眼见到许多不会打手榴弹的新兵,从牺牲的战友身上把手榴弹搜集起来,专供他一个人打。他索性赤着胳膊直起腰、冒着吱吱尖叫的子弹,将手榴弹象连珠炮似的扔进敌群。手榴弹投得很准,但因其是土造的,质量差,杀伤力不大,没能遏止敌人冲锋。最后只有依靠刺刀了。可是有的刺刀也不济事,捅不上几下就弯了。战士们用脚把刺刀踩直,再端起去杀敌人。

    这样杀过来,杀过去,反反复复,满山遍野都躺满了敌军尸体和伤兵。当然,我们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最后,8连连长带着仅剩下的20多个战士从敌群中冲了出来与营部会合。我们全营就守在一条交通壕里,准备用刺刀和敌人作最后一拚。

    在蜡烛形激战的前夕,敌第11师黄维部向我师左翼第12团防守的保护山阵地发起了猛烈攻击。12团是军团的模范团,他们以全军团闻名的红5连扼制阵地要冲。红5连指战员在兄弟连队协同下顽强抵抗,干部身先士卒,战士极为壮烈。亲临前沿指挥的军参谋长吴连生英勇牺牲。红5连官兵在与敌反复冲杀中,也大部壮烈牺牲。而敌人却不惜代价,以三四个团一拥而上的羊群战术扑向保护山。5连余部坚持战斗至最后被迫撤出阵地。敌占保护山后,已锲入蜡烛形阵地侧后,我退守第二道阵地,继续阻击敌人。后来上级为了保存有生力量,遂命令我们撤出战斗。

    敌占保护山后,直接威胁我万年亭阵地侧背。军团首长鉴于扼守万年亭的第5师第13、14团有被敌包围的危险,遂令第5师随4师向南转移到庄下、木斜地域的第二道防御地带。敌乘我后撤之机,发起猛烈冲击,一举突破了我第二道防御地带。我们只好再南撤到驿前地域,组织防御。

    8月29日,敌继续向我逼进,30日向驿前发起进攻。这时我们4师参谋长张翼在前沿投敌,并暴露了我军部署。敌人化装成便衣游击队,从我阵地侧后爬上来。在敌我双方混战中,我负重伤。红3军团与红5军团主力协同抗击敌人一整天后撤出战斗,移师驿前以南石城以北的桐江、小松市一带设防。在此,我军与敌对峙了近1个月。直到9月下旬,再度与敌交战。10月上旬奉命撤离石城,至宁都地区休整,补充军装、弹药,动员能走的伤员出院。黄克诚政委亲自到医院指示我出院随军行动。当时只听说要反攻,实行外线作战,谁也没有想到要实行战略
转移,离开血肉相联的苏区人民。至今想起来仍很难过。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 对红四方面军粉碎第四次“围..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