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红一方面军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红三军团
回忆驿前以北的阵地防御战——第一部分
2015/10/14

 回忆驿前以北的阵地防御战——第一部分


张震

    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后期,我们红3军团奉命担负广昌驿前镇以北地域的阵地防御任务。在彭德怀军团长和杨尚昆政委的指挥下,红3军由的广大指战员,不怕牺牲,顽强战斗,给敌人以有力的打击,致使敌人不敢也不能贸然猛进,被滞在广(昌)石(城)路一线达数月之久。这就为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和兄弟部队安全转移争得了时间,创造了胜利突围的条件红3军团的这个历史功绩当载人史册。

战前敌我部署与企图

    1934年4月28日,敌北路军攻占中央苏区北部的门户广昌城后,其第3纵队樊崧甫部和第5纵队罗卓英部就地整补,并在广昌地区加紧修筑堡垒和公路,作新的战役进攻准备;敌前敌总指挥部令第8纵队周浑元部3个师东进福建,以配合其东路军第10纵队汤恩伯部会攻建宁城。蒋介石的战略意图是,先以优势兵力攻占中央苏区东北部建宁城,尔后集中东路军和北路军主力西进南下,直逼中央苏区腹地,以迫我主力决战。

    这时,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为保卫建宁,命令红1,9军团由尖峰、白水地区东进,会同在建宁地区红5军团(欠第13师)、红7军团阻止敌向建宁推进。红3军团因在广昌保卫战中损耗较大,奉命留在广昌西南之头陂地区休整,并向广昌、洛口方向警戒。

    5月4日,红3军团休整完毕,遵照中革军委部署,移师新安地域,准备迎击由广昌西进或南下之敌。5月16日,东线敌军陷我建宁城。接着,北线敌第6路军薛岳部,于5月下旬向水丰县的龙冈和兴国县的古龙冈方向筑碉推进。

    6月上旬,中革军委拟在龙冈地区组织“龙冈战役”。8日,敌第6路军第92师向龙冈以南、古龙冈以北的银龙下火烧山我军阵地攻击。我们红3军团和兄弟部队奉命迎击敌人,在彭军团长和杨政委统一指挥下,给敌以重大杀伤,并生俘敌官兵400余人。

    银龙下战斗后,薛岳发现红军主力集结在龙冈一带,故未敢轻举妄动。我军为诱歼敌军于运动中、想方设法引敌出击。但薛敌畏歼,固守观望,稳扎不动。有鉴于此,中革军委遂放弃龙冈战役计划,令红3军团移师小布、南团一带休整待机。

    敌自陷广昌、建宁、龙冈等城镇后,按照其“稳扎稳打”的作战方针,不急于寻找我军主力决战,特别是银龙下一战,遭我痛击后,更加谨慎,而集中力量修筑堡垒和公路,加强对苏区的包围封锁。至7月初,敌各线堡垒和公路基本筑成后,蒋
介石即重新调整会攻中央苏区腹心地区的部署:集中北、东、南3路军共31个师的兵力,分6路向兴国、宁都、石城、长汀、会昌等地推进。

    这时中央苏区已经大大缩小了,人力物力十分匮乏,红军已失去了在根据地内打破敌人“围剿”的可能。在此情况下,本应果断地转变战略方针,以主力跳出敌人包围圈,突击到外线广大无堡垒地区,寻求有利战机,歼击敌人,以打乱敌人“围剿”部署.然而,临时中央领导核心,虽然考虑了主力转移问题,但犹豫不决,当断不断,结果继续实行消极防御方针。党中央要求红军主力“用一切力量继续捍卫苏区来求得战役上大的胜利”。并采取“六路分兵”,全线抵御的军事战略,继续同优势之敌拚消耗。

    按照“六路分兵”部署,我们红3军团奉命分成两路:第6师与红8军团第21师,置于兴国东北地区,抵御敌第5师、13师、28师、%师、98师、99师的进攻;第4师、5师及红5军团第15师(少共国际师),34师布防于广昌以南的半桥<今贯桥)、弹前和石城地区,抵御敌北路军第4师、8师、79师、89师及尔后增加
的第11师、14师、67师、94师的进攻。此时我军每师兵力不足5000人,弹药奇缺。而敌军平均每师兵力达9000人,弹药充足,且有空军、炮兵配合作战。敌我力量对比更为悬殊。

    7月3日,红3军团第4师、5师遵令开抵半桥和驿前以北地区,构筑纵深防御阵地,阻敌南进。

    7月7日,敌东路军第10纵队汤恩伯部3个师由建宁西进广昌县城附近,会同其北路军第3,6纵队一起向南推进。9日、10日,敌先后陷红5军团防守的新安镇和自水镇。接着,汤敌主力由白水沿广(昌)石(城)大道向季峰寨和大寨脑(白水与半桥交界处,毗连高虎脑山)一线攻击前进。防守大寨脑的少共国际师,在红3军团和第34师协同下,顽强抗击敌人进攻。为保存有生力量,少共国际师在给敌人以重大杀伤(计毙伤敌师长以下500余人)后,于22口,主动撤离大寨脑。敌占大寨脑后,即就地转入构筑堡垒,巩固占领区,暂时停止进攻。从此,红3军团守备的半桥、高虎脑主阵地就直接与敌军对垒。

敌军魂断高虎脑

    为阻滞敌军南进,我们红3军团和红5军团在石城以北,白水以南的半桥、高虎脑、万年亭至驿前约15公里纵深内,构筑5道以支撑点为骨干的防御阵地。在地方游击队和苏区群众协助下,我们紧张地筑堡垒、挖堑壕、设障碍。交通壕和堑壕一般都有1米多深,支撑点全是土木石结构,一层圆木一层泥土一层石头,厚达7层,堆得象一座小山似的。阵地前沿还布满竹钉、鹿砦、地雷。这些防御设施虽然“土”,但在当时条件下还算坚固。

    8月初,敌北路军开始由头陂、白水一线向石城方向进犯。敌鉴于这一带红军工事坚固,决定分期推进;第一期占领驿前,第二期占领小松市,第三期进占石城。尔后与其东路军协同会攻长汀。

    敌第一期攻势,使用了6个师的兵力,以广石大道为分界线,分左右两路纵队齐头并进。左纵队为新近编入第3路军序列的汤恩伯第10纵队(第4师、88师、89师),从白水至大寨脑大道以东地区向南推进,第一步目标是占领半桥,第二步占领南岭脑,第三步进占驿前地区;右纵队为樊崧甫第3纵队(辖第79师、8
师、67师),由广昌推进至白水、大寨脑大道以西地区,协同左纵队齐头并进。另以第5纵队之第11师为总预备队,初期置于白水附近,尔后相机推进,第5纵队之第6师、94师、14师担任广昌地区守备,并随时准备向南推进。

    红3军团(并指挥红5军团第34师)为阻敌南进,在半桥地区严阵以待。第5师在正面,其第13团防守半桥东侧的高虎脑和王土寨,这里是广昌到石城的必经之地;第14团置于上坪,为第二梯队;第15团置于高虎脑山南麓,为预备队。我所在的第4师在第5师右翼(东侧),配置于老寨、保护山(宝峰山)、蜡烛形一带。红5军团第34师置于半桥镇以北地域,其中第102团防守东北面的画眉寨,第101团防守西北面的高脚岭、赖禾嵊,第100团防守香炉寨。彭军团长和杨政委根据中革军委电令,决定以画眉寨,良田以北高地及高脚岭、赖禾嵊为警戒地带;高虎脑及半桥西侧高地与鹅形、香炉寨为主防御地带。如敌以小部队进攻时,警戒阵地守备队以反冲击给予消灭。如遇强敌进攻,不得已时,采取运动防御,逐次向南抗退,吸引敌人于高虎脑、香护寨主阵地前,以便主力从侧翼突击敌人。

    为了保证战斗的胜利,彭军团长和杨政委亲临前沿阵地检查指导。他们从具体的作战方案到防御工事以至主要射击孔,都作了检查并提出了修正意见。彭军团长还满怀信心地鼓励指战员说:高虎脑地势险要,是构成整个防御地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敌人一定会拚命争夺。我们要利用这个有利地形,打他个下马威。在军团首长的关怀下,广大指战员不顾疲劳,昼夜奋战,力固主阵地工事,并在阵地前沿构筑了副防御设施,埋设了土地雷。与此同时,各部队按照军团政治部的《宣传大纲》进行了深入的政治思想教育,广大指战员积极响应“誓死保卫赤色驿前和石城,迎头痛击蒋介石主力,不让敌人侵占苏区寸土”的号召,决心同敌血战到底。

    8月5日凌晨,敌左纵队分两路向半桥方面进犯。其中一路约1个师向画眉寨第102团阵地进攻,敌先以炮击,继以步炮协同攻击。102团两个守备连抗击约1小时后,实行抗退。敌占画眉寨后,又同其另一路部队攻占了中舍排及良川(画眉寨与高虎脑之间),旋即就地筑垒固守与我对峙。与此同时,敌右纵队向高
脚岭发起进攻。第101团守备营不畏强敌猛攻,顽强抗击,经3小时激战,予敌重大杀伤后,遂撤离阵地。敌占高脚岭后,乘势推进到赖禾嵊。中午,第101团以两个营的兵力从鹅形向赖禾嵊之敌反击未果。敌占我警戒阵地后.即停止前进,加紧修筑堡垒。因敌驻止,难于实行突击,红3军团主力在原阵地隐蔽待机。

    8月6日凌晨,敌左纵队约1个师从中舍排推进到中舍、羊角咀及其以东的300高地,掩护其主力进攻高虎脑。8时左右,敌开始向高虎脑我军发起进攻,先以10多架飞机轮番轰炸,继以猛烈炮火连续轰击达两小时之久。尔后以步兵密集队形发起冲击。红军第13团在团长黄珍、政委苏振华指挥下,沉着应战,以步枪、机枪、手榴弹、地雷杀得敌人尸横遍野。与此同时,第14团在团长姚品、政委谢振华率领下,从右翼向北对敌实施突击,一举将敌击溃。

    敌不甘心失败,第一次冲击受挫后,复以炮火疯狂轰击。炮火一延伸,敌人又象蚂蚁出洞似的黑压压地爬向高虎脑。第5师指战员以逸待劳,待敌气喘吁吁地爬到阵地前沿几十米处时,我各种武器一齐开火,一群群敌兵应声而倒,幸免未倒下者,连滚带爬地狂奔山下。敌人第二次集团冲锋又被打退了。接着,敌人组织第三次冲锋。1营的敌兵在其“督战队”的大刀和冲锋枪逼迫下,成营方队向我阵地压来。这时我阵地前沿的地雷和竹钉障碍地带已铺满了敌军的尸首,敌兵就踏着他们同伴的尸体往前冲。敌军凭借其优势火力掩护和人海战术,使一部分死里逃生的士兵终于冲到我工事跟前,这时步枪手榴弹已难于发挥作用。于是我军勇士们一个个跃出战壕,同敌短兵相接敌人攻上来,我们把他们拚下去,再攻上来,我们再拚下去如此反复拚杀1小时之久。敌人终于支持不住了,顾不得“督战队”的阻拦,争先恐后地逃下山去。

    敌军稍事整顿后,于当天下午又接连组织了几次冲击,但同样被我军击退了。这祥,敌人苦苦攻了一天,不仅毫无进展,而且丧失了数百生灵。战后敌军士兵想起高虎脑,犹惊魂不定。

    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总算暂停了。彭军团长和杨政委判断,敌左纵队在高虎脑碰壁后,将暂停攻势,而由其右纵队主攻高虎脑西侧的香炉寨和鹅形阵地,其左纵队只于高虎脑方面实施辅助突击于是,彭杨首长及时调整战斗部署,将我军防御重点移到香炉寨和鹅形之间。

    果然不出所料,8月7日晨,敌右纵队开始由赖禾嵊、高脚岭及其东南地域分3路向半桥西侧运动,其左纵队主力则由画眉寨向高虎脑以东地域推进。敌先以密集炮火轰击我鹅形阵地,接着以3个步兵团在空军和炮兵火力掩护下向鹅形冲击。我军沉着抵抗,接连击退敌人4次进攻,给敌以重大杀伤。激战至下午,
我阵地工事全被敌人炮火毁坏,机枪子弹也打光了,而后援部队又遭敌炮火拦截,爱莫能助,敌乘我火力减弱之际,突击抢占了我鹅形阵地。与此同时,敌左纵队占领了中舍以南高地,拊我高虎脑侧背。我们4师主力对敌实行短促突击,向进攻高虎脑之敌翼侧进攻。因弹药缺乏,就派战士到敌人遗尸中去找子弹、敌重伤未死者在哼叫,战士以为有鬼,吓得往回跑,引起敌人追击。因此,我们在部队中进行没有鬼的教育。在我们阵地前沿,敌死尸堆积如山,时值夏天,臭气难闻。军团首长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改善阵地,集中兵力阻敌南进,遂决定撤离高虎脑阵地,退守褚树坑(诸水坑)、万年亭、麻坑和香炉寨地域。

    高虎脑战斗持续3天,共毙伤敌军3000人(其中团以上军官5人),并使蒋介石的精锐部队第89师丧失了战斗力,不得不退出战斗。但我军也付出了相当代价,计伤亡1373人,另有40人失踪。

    高虎脑战斗是第五次反“围剿”战役中最典型的阵地防御战,是一次异乎寻常的硬仗、恶仗。所以,这次战斗的胜利,给苏区军民以很大的鼓舞。当时,红3军团宣传部长刘志坚写的高虎脑战斗《祝捷歌》,在军民中广为流传,老少皆唱:“高虎脑战斗。我们胜利了!打垮了蒋介石主力6个师。我们百战百胜,真是无敌的红军。顽强守备!英勇抗击!继续发扬英勇精神,胜利属我们。”

 
 

(原载于《红军反“围剿”回忆史料》)

 
 
 
 
 
 
 
 
 
 
/
 
支  持
踩一下
 ↓相关留言 更多..
*
昵称: *匿名    验证码  *
关闭本页
  热点信息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关于五次反“围剿”之战术问..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2
· 给各作战地域指挥部的密令1
· 为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紧..
· 节省经费,集中经济力量,战..
· 关于方面军行动与中央局全会..
· 对红四方面军粉碎第四次“围..
 
 热门图片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领导人——毛泽东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招聘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粤ICP备14038571号-1  Copyright© 1999-2015 4y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